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01章 第五代火影(1/1)

“你们的编制将转移到我麾下。”秀一说道:“如果不出意外,以后根部会和暗部重新融为一体,希望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可是…我们和暗部的任务要求有很大不同,培养方式也完全不一样。”油女龙马继续道:

“以如今暗部的作风,那些新人恐怕很难承受过于残酷的内心考验,去执行我们的任务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而要更好的保护村子安危,某些较为阴暗的行为是必不可少的。”

秀一正色地回答:“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未来进入你们这支特殊分队的人员,都会挑选心里承受能力较强的忍者,真要有难以处理的事情,我本人也会亲自出马。”

“……”

关于根部的事情他特地和三代等人商讨过,让团藏独自背负村内的黑暗,时间久了对一个人的性格影响太大,导致其做事风格越来越不择手段。

虽然以后灭绝人性的任务会逐渐减少,但也不能一刀切直接砍掉。

刚好根部分队的框架还在,本来他们的职责还包括向暗部输送人才,现在则是由暗部成员反向补充,继续执行一些强度很大的任务。

至于效果怎么样还是要做了才知道,秀一会随时关注这方面的情况。他已经预想到,能自由离村的日子不多了……

过了几天,伤势不轻的三代火影就重新出现在办公室内,火影袍包裹住了绷带缠绕的伤口,

许多忍者均未发现异常,火影大人的语气依旧如往日般和蔼,只有少数心细之人才察觉到,他脸上的皱纹愈发沉重,面容宛如失去不少血色一般,有些苍白。

火影楼天台顶,秀一倚靠栏杆而站,身后除了猿飞日斩还有两位顾问。

出动了多支暗部小队,村子很快找到了自来也的行踪,这次的大事件可不同以往,尤其是轮回眼的现世,让他无法淡定的在外游荡。

唰!

一道高大魁梧的人影翻身上楼,狂放的白发垂过腰间,双眼下方的红色印记看起来有些僵硬,没有往日那般潇洒不羁。

“老头子,你看上去不是很好,是大蛇丸那家伙搞的鬼吗?”自来也表情凝重:“还有…关于轮回眼,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

“这次叫你回来就是让你把话说清楚!”转寝小春的拐杖用力敲了下地面,厉声问道:

“多年前那次在雨之国的长久未归,是否发现了轮回眼却不通知村子?还私底下传授忍术,让团藏他遭遇不测?”

“小春,你冷静一点。”水户门炎缓和了一下气氛,拿出一份卷轴递给自来也,“这是团藏死前留下的,还有很多从根部整理出来的情报,你先看看。”

自来也马上接过看起来,不一会儿眉头紧锁,“很多双轮回眼?这怎么可能!”

“而且我当年离开雨之国不久,就收到了他们已经死亡的消息……”

自来也将卷轴捏的微微变形,承认了教授弟子的事情,“轮回眼的持有者应该只有长门才对。”

“关于这一点,我倒是有不少重要的情报。”秀一忽然开口道:“大约在几年前,我也和轮回眼交手过。”

几人同时惊愕地看过来。

“出手攻击我的…不,是攻击红,他们似乎认出了我的身份,想寻找软肋下手,袭击者应该有4个人。”

水户门炎追问了一句:“你怎么当时没通知村子?”

“因为那次遭遇是在战争中,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秀一解释道:“我击杀了对方两人,还有两人像是被通灵走。”

“对方单体的实力不算强,配合倒是比较默契,但与传说中的轮回眼相比,威力差了很多。此后我还专门检查了尸体……”

秀一拿出上衣里的卷轴打开,透明罐子中赫然存放着一只轮回眼,“我将两双轮回眼都收集起来,回村经过详细检查,发现和普通眼睛并无二样,完全没有查克拉和瞳力。”

“考虑到这种强悍的眼睛总不可能批发一大堆吧,我就认为只是外形相似。

不过这次团藏长老又碰到6个疑似拥有轮回眼的人,结合当年的一些细节,我大概摸清了对方的底细。”

“是什么?”自来也急切询问道。

“当年的袭击者蒙着面,在我干掉他们后留了记录…”秀一又拿出一副画卷,上面有两张清晰人脸,分别是畜生道马尾男和人间道长发男,

“我认为他们都只是尸体!也就是被轮回眼拥有者所操控的傀儡。”

“怎么可能?”两位顾问听完一惊。

“这……”自来也紧盯着人像,没一会儿心中剧震,“画上这两人我都恰好见过!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秀一从容不迫摸出一截黑棒,“这群人身上插满了这种黑色铁棒,经过我的研究,发现此物应该是融合阴阳遁制造出来的,能干扰人体内查克拉流动。”

“当时击杀对手我还没注意,现在已经回忆起来,他们尸体的冷却速度远超正常死者,倒下没多久就变得很僵硬。”

“结合火影大人这次遇到远距离操控的秽土体,前面说过被通灵走的现象,大概可以推测出,操控尸体的轮回眼拥有者其实就一人,他只是躲在暗中没露面。”

“要知道,类似卡卡西这种天才,承受一只写轮眼都快扛不住,那么轮回眼的使用者必然有惊人的查克拉量。

是不是您口中的那个长门,再核对一下情报即可。”

几人接受大量信息,一时间震撼得不清,回过神来的转寝小春立刻出声道:“自来也……”

“您不必多问,长门他是漩涡一族的遗孤,而且忍术天分很出众。”

自来也将铁栏杆捏得咯咯作响,内心极度沉重,“长门、弥彦、小南…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会有如此作为……”

“这件事情交给我去追查,一定会给村子一个交代!”

“您现在着急也没用,如果单人和轮回眼对上,难免会遭遇不测。”秀一淡定分析道:“世界这么大,对方袭击完团藏长老,肯定会竭力隐藏行踪,直接找人非常困难。”

“但想要确定那个轮回眼持有者的身份并不麻烦,您可以代表我们木叶出使一趟雨隐村,和半藏开门见山说起此事。

若事实真如此,木叶和雨隐村就有共同的敌人,想必对方一定会选择合作。等寻找到敌人行踪,再派出精锐力量解决。”

“秀一说的有道理。”

三代火影一辈子大风大浪见多了,尽管自来也的徒弟杀害了团藏,他在心累时也做出正确判断,

“而且大蛇丸突然将目标对准我,很可能与轮回眼牵扯不清,通过这条途径去寻找线索,比胡乱出击有效得多。”

自来也犹豫半响,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我明白…”

望着自来也离去的背影,秀一不知道对方心里如何看待所谓的预言之子。

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居然从木叶村高层的死亡开始?

“不对啊,那个老蛤蟆好像还说过可能会给产生灾难…”秀一转念一想,心里吐槽道:

“吗的,真是老奸巨猾,好事坏事两头下注,中标的概率相当大,而且途中还能随时更改,不愧是癞蛤蟆……”

自来也走后不久,当秀一准备继续去忙村内事宜,水户门炎的声音突然传来叫住他,“秀一,等一下……”

在他转头过来前,三代和两位顾问已经互相点头确定,

当秀一看向他们,猿飞日斩主动出声说道:“我打算在近期正式任命你为第五代火影,有些准备工作需要你配合完成。”

秀一满脸平静,此前医疗班长偷偷和他说过,三代这么大的年龄受到重伤,对身体根基破坏严重,很可能寿命无多,大约剩下个两年不到。

如果他再长期忙于火影事物,很可能会加剧这一过程,新任火影接替其工作刻不容缓。

现在的秀一比四代上位时还年轻,但无论村内村外、乃至整个忍界都会认为理所当然,这是长久以来连续不断的惊人战绩所斩获的威望。

“明白了,尽管我不怎么喜欢坐办公室,可总得慢慢习惯…”秀一说了句很欠揍的话,

若是让村内小孩听见,恐怕会流泪吧,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火影之位啊!

三代知道他的性格如此,欣然一笑后和蔼道:“我听说红已经有几个月的身孕,你们不打算办一场婚事吗?”

“当然,我本来计划游历回来马上安排,现在时间刚好。”秀一微笑着回应,

其实心里稍显无奈,他不喜欢那种应酬式的大场面,

只想邀请最亲近的朋友们一起,在由衷祝福下完成一场小而温馨的婚礼,可惜这计划破灭了。

接下来一个月,村子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如同往常一样运作着。

不过很多忍者来火影楼做任务报告时,都会发现紫色极光与三代火影一起坐在办公桌后,大部分忍者看到就立刻懂了。

新火影将很快上位,如此举动是对所有忍者们的暗示,把消息间接传出去让众人讨论,先给大家预预热,看看底下的舆论风向有什么变化。

同样在这个月里,村子边缘某一区域建起了一栋单层小楼,是秀一自己出资置办的临时礼堂,与红的婚礼将在这个进行,

日后稍微改造下,即可变为木叶第一座电影院,不仅用于放映这两年刚兴起的电影,还能举办戏剧演出,丰富村内民众的业余生活。

六月初,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给木叶染上一层红色,落日余晖将人们倒影拉得很长,柔和光芒照在人身上暖阳阳的。

今天是大安吉日,不少木叶老村民发现中心区的热闹程度不同以往,

几经打听,才知道紫色极光的婚礼在村子边缘举办,大小忍者家族的族长和族老均受邀参加,那里已经聚集了数百人不止。

大多数人都发自内心的祝福,就算个别心里阴暗者非常嫉妒,也不敢在公众场合说出来,否则传出去恐怕会“被消失”吧…

当木叶村民开始想象婚礼现场是何等壮观时,秀一和红宛若一对工具人似的站在礼堂外,

身后还有长长的队伍,夕日一家夫妇、三代火影、卡卡西、阿凯、石川树、止水、鼬……所有与他相熟的男女老少都在,浩浩泱泱一大帮人。

前方是两名和服打扮的少女,最前面则是一位身披古朴袈裟、满脸皱纹却精神饱满的老和尚,是来自火之寺、精通礼仪的高僧。

秀一身着纹付,上身黑色和服外袍,几处地方印有他自己设计的……家族徽章,下身以纯灰色条纹酷打底,腰上还系着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白球。

红的着装更加夸张,全身包在厚厚的白色礼服下,衣服背后像是挂着个小枕头般拱起,头发打理整齐后盘起,同时挂上个超大的白色蒙头帽,被称为“角隐”。

这套白无垢足足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穿好,欣喜激动的情绪基本被全部磨光,

再加上天气炎热,以忍者的体质都被热得满头大汗,真是难为了她这个孕妇。

等所有来宾在场内到齐,队伍开始遵循严谨的流程走起来,秀一机械般跟着动作时,发现这婚礼仪式有点像前世岛国的神前式,

不过在忍界,僧人的地位相当高,不知道和千年前六道仙人以僧侣身份散播忍宗理念是否有关联。

穿越外场进入礼堂,来宾们分列两侧整齐站好,热烈祝贺这对新人结为夫妇……实际没人出声,只是那目光看着像!

“大概吧…”秀一目不斜视想道。

前前后后总共九大步骤,直到夫妻二人交换完信物,两边亲友们纷纷送上祝贺,共同敬酒,整个婚礼仪式终于结束了。

红总算能下去好好休息一下,秀一则彻底苦逼了,必须留下来招待所有来宾,和他们一一沟通交流。

三代之所以过问这场婚礼,就是为新火影上位造势。

秀一可以趁此机会和村内所有忍者家族协商,谈起自己的政治见解,未来的利益分配等,

再与不少脸生的上忍们照照面,确保上忍信任投票零风险通过。

第二个目的就是削弱大蛇丸变成叛忍的负面影响,在众人的祝福下结婚,特地展示出红怀孕的大肚子,

告诉大家——紫色极光已经彻底在木叶成家立业、落叶生根,肯定不会像三忍那样浪的浪、邪的邪,绝对是个合格的好火影,请人民群众放心。

虽然秀一认为三代火影有点多此一举,但估计对方是被上一次的竞争风波搞怕了,就遂了他的意,老老实实搞定一切。

实际上,秀一将上位火影的话题经过一个月的讨论、发酵,村内舆论基本上是一边倒的赞同,

大忍族均有与他做过队友的族人,其实力和能力早已人尽皆知,最强的日向和宇智波更是受其恩惠。

至于平民忍者们的想法更加简单粗暴,乱世中实力就是一切,能单枪匹马搞定尾兽的绝顶强者村内可没第二个,

可紫色极光却做过不止一次,那自然有无数狂热粉丝追随:“俺们…都很放心!”

知道这些的秀一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感谢下尾兽们,与高手对战的战绩效果比解决尾兽差远了,后者直观上就有巨大冲击力。

“真是一群好……兽啊!以后碰见我还是老实用摸头杀吧,那个不友好的招术尽量不尝试了。”

本来他研究了一式【尾兽痛苦弹】,以冰遁制造一个大炮筒,把充满生命力木遁的炮弹轰进尾兽体内,接触查克拉后炸开无数尖锐树枝,保证让尾兽们疼得嗷嗷痛哭,

考虑此举过于不人道,秀一打算给它们点面子,不用了。

完成这次婚礼,又过去一个星期。

大名府,木叶众多高层和火之国高官们相向而坐,

大名志治信田唏嘘地看着会议桌前方,十几年前那道瘦小的身影仍然历历在目。

只是转眼之间,自己由中年变老年,面部肌肉看起来有些垮塌,

而紫发青年却如同初升太阳一般,沉稳脸庞下的身躯充满了无穷力量,已成为火之国的定海神针。

“秀一君,恭喜你大婚啊,贺礼虽晚一步,才稍后必定补上。”志治信田摇扇笑道,接着面色一正,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我在此正式宣布——武田秀一,任命你为木叶村第五代火影!”

秀一应声踏前一步,眼中仿佛流转着光芒,“必将不辱使命!”

当天中午前回到村里,整个村子的人都在朝火影楼下方涌来,密密麻麻聚成黑压压的一片,等待良久依旧热情未退。

天台上方,少数身居高位的上忍们齐齐注视着场中,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将手中斗笠郑重递来。

秀一恭敬的双手接过,缓缓走到楼顶边,下方村民看到后纷纷屏住呼吸、抬头仰望,

他单手持着火影斗笠挥舞至前,洪亮的声音传入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从今天起,我就是守护木叶隐村的第五代火影!”

吼吼吼——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自木叶村内响起,传出数里,仍未消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这棵妖草有点凶满级反派大佬在女尊捡了个团宠史上第一绝境创造后宫101精灵之氪金训练家傲娇总裁路数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