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六十六章 揠苗助长与各怀心思(1/1)

劫云层叠坠,武尊炼宝忙。

一心想要揠苗助长的陈观主绝对是一名合格的帮工,一边享受着沉心炼器时带来的无穷乐趣,一边巧妙地往魔族灵宝中猛掺沙子。

这是境界上的碾压,且还关乎炼器至理,便是与陈观主同等境界的造化境大能若是不修器道,也定然无法看出端倪,更遑论寻常魔族修士?

纪烟岚自然早已知晓了陈景云的打算,只要一想到将来两家修士对战之际,魔族修士忽遭灵宝反噬的凄惨场面,她便再一次心花怒放,直恨不得那些被丢弃在一旁的锻器材料全都变成灵宝才好。

分神多用的陈景云见纪烟岚又把目光转向了那堆被他弃用的灵材,脸上不由泛起笑意,传音道:

“十成灵材能取其一已经不错了,一旦多了,那些魔头定会再难压制鬼蜮心思,你之前不也让我藏拙?因此只能低调行事。”

恼怒地白了陈景云一眼,纪烟岚又把一件“五色织云兜”收入纳戒,而后回道:

“少拿这话诓我,你若真的动了心思,想必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将这些灵材据为己有,如今不过是因为境界高了,寻常之物已经看不入眼罢了。”

“哈哈哈!知我者纪剑尊是也,不过这还只是其一,我总觉得隐在钰阙魔皇识海中的那道神魂有些古怪,需得在她亲自登台祭灵之时仔细瞧瞧,是以此时不易过多撩拨。”

闲云观如今家大业大,身为当家主母的纪烟岚自然想为门人弟子多敛一些合用的灵宝,魔族举全族之力供应的炼器材料还不是天南的一隅之地可以比拟的,不过既然陈景云这样说了,她也只能作罢。

十天,十五天,二十天,随着时间的流逝,陈景云所炼灵宝的品阶也在步步提升,到最后竟有重宝临世。

守在魔渊殿中的一众老魔如今已有疯狂之势,就连钰阙魔皇也再没有了之前的淡然,狠了狠心,终于开启了一座祖辈封存的隐秘宝库。

神魔大祭犹在继续,不过分批前往通天祭坛的魔头们却都有些心不在焉,与虚无缥缈的真魔降灵比起来,众魔头更在意的还是能否在陈景云那里多得一件镇族重宝,实打实的好处就在眼前,谁不心动?

这些日子诸位魔族大能纷纷抢着前往真魔秘境交递灵材,其间自然要与炼宝之人沟通一二,那闲云子也是个没主意的,竟对诸魔所请从不推脱,只要拿来的灵材合用,他就能将所求之宝炼制出来。

到最后,就连战心澎湃的屈常庚都舔着个老脸前往秘境,只看他归来之后就绝口不提再与闲云子切磋之事,便知定是不虚此行。

钰阙魔皇对此无可奈何,虽说百族归心、群魔拥戴,但是想让一众魔族大能都能做到先公后私,显然有些不切实际,不过倒也无妨,终归还是魔族受益。

炼宝的最后几日,钰阙魔皇与一众魔头尽皆到场,却是钰阙魔皇亲自相求,想请陈景云为她炼制一件皇极重宝“西荒印”。

陈景云初时不愿,此宝炼制起来极为繁琐,且能勾连魔族皇道气运,虽不入至宝之列,但是放在钰阙手中,其威能却非寻常至宝可比。

况且他也不愿数日功夫只炼一件灵宝,比起这件不出西荒且只能用来镇压魔皇族气运的重宝来,陈景云更愿意把功夫花在普通灵宝上。

不过在一番利诱之下,陈景云最终还是屈服,喜滋滋地将原本嵌在魔渊殿中的紫晶玉髓收了一半,便开始参详起了钰阙魔皇提供的秘传金书。

如此过了半日光景,已经参透了炼制之法的陈观主便就动起手来,双手指诀连掐之下,真魔秘境之中立时风起云涌,而后玉髓消融、煞金化雾,堆在不远处的万千灵材之中也有灵丝涌出,竟如倦鸟归巢一般,全往一处汇聚!

钰阙与众魔初时不明所以,都在运转魔功稳固不停震颤的秘境,到后来却是大惊失色,只因那些堆积如山兼且宝光四射的灵材居然逐渐暗淡,竟被抽走了半数精华!

肉疼归肉疼,但是一脸铁青的钰阙魔皇依旧压下了众魔头的躁动,又见纪烟岚已经面色不善地执剑在手,于是忙又换上一副笑脸。

三日之后灵印凝形,霎时就有恢宏宝气直冲秘境穹顶,一直心无旁骛的陈景云见状大喜,忙对钰阙魔皇喝道:“重宝初成,还不速速种下神魂烙印!”

钰阙魔皇闻声醒悟,眉心处紫光一现,立时就有一道虚虚的身影投入宝印之中,宝印嗡鸣一声化作紫金之色,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难以言述的悦耳魔音。

感受着从“西荒印”中传递出的亲昵与欢悦,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钰阙魔皇亦不由泪流满面,区区灵材的付出算得了什么?自今日起,她才真正称得上是魔族正统!

眼见着秘境穹顶处显露出了一道天劫巨目,钰阙魔皇心念一动,“西荒印”就开始长鲸吸水一般地收摄起了原本散于四方的皇族气运。

秘境的壁障并不能阻挡气运丝绦,只过了数息功夫,印玺之上就已经浮现出了一头神异紫凤,紫凤唳鸣一声仰天扬翅,竟使劫雷不能相加!

眼见着天劫之眼颓然隐去,众魔无不抚掌大笑,笑罢齐齐行礼,恭祝钰阙魔皇得了皇道重宝,自此天命所归,魔族大兴指日可待!

接受了一众魔族大能的贺喜之后,同样胸意高涨的钰阙魔皇小心地收起“西荒印”,而后向陈景云躬身一礼,这才叹服道:

“晚辈此前也曾熟读皇族秘传金书,却从未想过竟有炼器大能可以借助万千灵材精华速成此宝,如此另辟蹊径之法当真旷古绝今!钰阙服了!”

见钰阙魔皇又以晚辈自居,陈景云含笑摆手,言道:“皇极重宝岂是那么好炼制的?若是没有这海量的灵材精华相助,即便凝形,怕也需要数百年的孕养才能发挥其应有的威能。

贫道今日取巧行之,虽说结果尚可,但是到底还是毁去了不少天材地宝,还请魔皇与诸位道友莫怪。”

“武尊前辈这是说的什么话?前辈今日之恩,本皇与诸位族老铭感五内,日后闲云观若与北荒各宗起了争端,我魔族上下必会鼎力相助!”

听出了钰阙魔皇话里的机锋,陈观主心中冷笑连连,驱虎吞狼之策不是谁都能用的,魔族想要从中渔利怕还不够本钱,到时候说不得就要崩掉满嘴牙!

心中如此想着,口中却道:“我天南与北荒虽然不睦,但还没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既然魔皇也说承了贫道的人情,它日席卷修仙界时,还请对乙阙门手下留情。”

“咯咯咯......!前辈说笑了,魔族素来只求自保,从无扩展野心。”

“哈哈哈!甚好、甚好!如此我闲云观就不虞引火烧身了。”

笑声不断,恭维不绝,众魔头与陈、纪二人各怀心思地相请出了真魔秘境,只留下子闾老魔一脸惋惜地收敛着那些灵光暗淡的锻器材料。

“唉!魔族今次虽说得了诸般灵宝,但是耗费之巨也是万年未有,至于这些灵材,还是尽量退还回去吧,否则那些未得灵宝的部族还不闹翻了天?”

子闾老魔如此想着,眼中不由露出笑意,这老魔今次不声不响地占了不少便宜,自然心情欢愉。

魔渊殿中再一次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之后,众魔头全都有意无意地拿眼瞄向纪烟岚指间的纳戒,直到钰阙魔皇冰冷的警告之声传入识海,群魔这才警醒。

陈景云与纪烟岚故作不知,有了这么多的灵宝充作诱饵,就不信没有几条大鱼上钩,如此也能让接下来的游历不再乏味。

......

翌日清晨,金钟玉磬之声悠然响起,整个真魔城都被笼罩在了传自上古的梵音之中,神魔大祭将要完结,今日就该轮到钰阙魔皇亲身祭灵。

通天祭坛隐于云端,通盘百丈不知由何物铸成,中央处那座真魔圣像高约十丈,竟是一副执剑捻须、足踏赤龙紫凤的慈目道人模样。

虽然对上古真魔的样貌大感讶异,但却不妨碍陈景云以造化道念对其细细扫量,怎奈一番探查之下,发现这尊圣像除了材质特别之外,也只有眉心正中隐有灵光流转。

稍加思量,陈景云立时有了明悟,心道:“观那灵光流转之处,竟与《黄庭经》中所载的泥丸宫隐约重合,此魔生前修此玄功,难怪可以真灵不泯泽培后世。”

虽然有此猜测,但是陈景云依旧下足了功夫,拉着纪烟岚远远地站在祭坛边缘,一边收敛周身气机,一边把灵台玄光散在整个识海,更以造化之力封门落锁,不叫泥丸宫显露丝毫异动。

非是畏惧这个劳什子的上古真魔,而是咱们观主大人更加愿意躲在一旁观望,如果没有天大的好处,他才不想招惹麻烦。

纪烟岚见他一脸郑重之意,于是也跟着收敛气机,之后便饶有兴致地看向了一身盛装,正在款步登台的钰阙魔皇。

祭坛之上一片肃穆,钰阙魔皇三步一礼,九步一叩,口中反复吟诵着一段极为拗口的祷词,待行至圣像脚下时,又自眉心处逼出一滴蕴着神魂烙印的紫色精血,并将之滴入了身前的玉鼎。

怎奈精血入到鼎中之后并无丝毫异象显现,一时引得赤乘子等一众魔头尽皆叹息。

不过钰阙魔皇似乎早知会是如此,眼中丝毫不见气馁之意,而是运转道念神魂,向着圣像眉心处冲击而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