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一十六章 修真者的算计?(1/1)

北荒天机阁,方寸崖通幽草庐之中,林朝夕正陪着师父天机老人煮酒对弈。

自从当年与陈景云一战而平之后,天机老人似乎一夜之间年轻了不少。

除了约束北荒各宗的元神境修士不许踏足大苍山以南的地界之外,还会时常骑着一头老驴下山闲游一番,搜刮一些灵酒佳酿收藏起来。

迟问道与林朝夕等人对于师尊的变化自然十分欣喜,无事就会到方寸崖上打打秋风,师徒之间就如寻常人家的父子一般,十分亲近随意。

此时天机老人闲落一子,林朝夕眼见着自己的大龙被斩断了首尾,只得弃子认输,又见师尊笑眯眯地向自己招手,只得一脸不情愿地将一个火红色葫芦递了过去。

天机老人赢了彩头,脸上笑意更浓,将葫芦挂在腰间之后,才温声问道:“朝夕,天南那边最近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林朝夕自然知道师父要问什么,稍加思索之后,回道:

“闲云道友自从上次打服了妖神启,又夺了魔克礼的灵宝之后,除了后来与其道侣到化外之地游历了几日以外,这几年本体一直再未现身北荒,想必是在经营他的天南道场。

倒是他的那具灵宝分身曾在积岩山白石谷中惊鸿一现,据说当日曾有两名隐居化外的乘凰族高手想要暗算他的两名弟子,被其一怒之下当场斩杀了。”

听到弟子提及乘凰一族,天机老人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意,抿了一口杯中灵酒之后,才道:

“两条漏网之鱼若把自己深埋泥沙之下尚能苟活几日,既然敢强自冒头去挑衅蛟龙的威严,自是死不足惜。”

林朝夕也对天机老人的话十分认同,陪了一杯之后,言道:“师尊说的是,早就听闻闲云道友极是护短,就连花醉月都不敢在暗中算计他的弟子,那两名乘凰族余孽实是自寻死路。”

只要提及陈景云,天机老人的眼中总会露出别样的神采,放下酒杯之后,赞叹道:

“闲云小友气运深重当世无双,他又精修肉身武道,想必是功法玄奇之故,竟能免受‘毒地’灵气所扰。

是以由其执掌天南再好不过,倘若天南遗民因此得以修行,如此百十年后,那里的混沌流毒定会淡去不少。”

“师尊所料不差,自闲云道友在天南立下到场之后,如今虽然尚且不足二十载。

但是除了那几支往来北荒的天南商队之中拥有不少修士之外,闲云观那边为了驱逐北荒各宗派过去的探子,也在大苍山中撒出了不少好手,那些人修为不俗,战力远超寻常结丹。”

天机老人闻言捋了一把胡须,笑道:“本就是头角峥嵘之辈,所行之事自然非比寻常,他当年看似因为自觉难在北荒立足,是以负气之下远赴天南建立道场,实则野心不小。”

“我与几位师兄也是这样认为,只看闲云观这些年用来与北荒各宗交易的诸多资源,就知道闲云道友定是发掘了不少上古宗门遗迹。

那里当年曾以‘天元’为名,乃是世间第一福地,厚土之下也不知道掩盖了多少天材地宝。”

见弟子眼中隐有向往之意,天机老人也自心生感慨,言道:“为师本就生在那个年代,又岂会不知天元福地是何等的丰饶?

哈哈哈!民间俚语不也说‘皇帝不差饿兵’的么,闲云小友既然觊觎那里,咱们就给他百年时间又何妨?至于将来如何,还需仰仗落子之人的棋力。”

天机老人说完之后再次大笑,似乎因为能在未来与陈景云这样的对手博弈较量,令他大感开怀。

岂料就在林朝夕端起酒杯要与师尊对饮之际,天机老人脸上的笑意猛然一僵,大袖一挥,方寸崖上的那片点星岩上忽地绽起了璀璨的星光!

星光瞬间笼住通幽草庐,似是要将整个草庐剥离于尘世之外。

林朝夕见状面色一变,还以为是有强敌来袭,心思电转之下又觉不对,刚要出言询问时,却见天机老人闷哼一声,面色也跟着由红转白,一息之后才恢复如初。

这一下可把林朝夕吓得是魂飞天外,赶紧起身挡在师尊身前,一身元神境的磅礴威压瞬间笼罩了整个山门。

“嗖嗖嗖!”

迟问道等人各施遁法顷刻而至,一见天机老人运指急算、林朝夕目露凶光好似一头将要噬人的恶虎,连忙问道:“小师弟!师尊这是?”

林朝夕同样不明就里,只说师尊刚刚好像糟了暗算,至于具体情形他也不知。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如此过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天机老人才停下了手中的推衍,挥手散去了漫天星光,而后语带疑惑地道:

“今日倒是奇了,似这等阴损的咒术早在更为久远的上古之时就已经失了传承,因何有人会以此术来对付为师?且还因为相距太过遥远,咒术的威力之余不足三成?”

迟问道等人闻言尽皆勃然大怒,连忙问询施咒之人的具体方位,想要寻到那名贼子将其碎尸万段!

天机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几个弟子稍安勿躁,这才言道:“施术之人相距此地不下数百万里,况且中间还隔着无尽汪洋,你们即便去了又有何用?”

言罢思虑片刻,又道:“哼!定是修真者中哪一个行将就木的老鬼,才会拼着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以这样阴损的手段来对付为师!

此术以伤换伤,且对神魂修为高出自身者并无多少效用,为师既然无碍,想必那人已经遭了反噬。”

一听此事涉及到了流放于汪洋之外的修真者,迟问道等人虽然恨的牙根直痒,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底暗自咒骂修真者的卑鄙无耻。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因为舜易在赶往极渊海眼的途中想起了芮青丝当年曾经练就了一样邪门的咒法,并且告知了道器分身,这才使得陈景云的本体有了防备,顺势亮明了自己“天机子”的身份。

岂料他这一说不打紧,棺椁中的芮青丝沉默片刻之后竟然再次发出“桀桀”怪笑,紧接着的就是一段晦涩饶舌的法咒。

再之后嘛,便听得玉棺之中传出一声闷哼,就连一直剐剥着三才法阵的幽光都跟着顿了一顿,隐有溃散之势。

“啊——!无耻小辈!你根本就不是天机子!本尊今日定要将你抽筋吸髓、挫骨炼魂!”

听着这句蕴含了无尽怨毒之意的咆哮,陈景云冷笑连连,一边幻化黑凤对冲秽毒魂烟,一边继续挑衅道:

“老妖婆!你还真是命硬,竟连邪咒反噬都没将你弄死,道爷我就在这里,还有什么恶毒的手段你尽管使来便是!”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