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十六章 蓬莱(1/1)

陈景云和诸位苍生岛老祖顾及身份,因此不肯动用道念和念头窥探演武秘境,是以没有人知道天元故地的聂二师兄与苍生岛的两位天之娇女这一战到底胜负如何。

不过在三人离开演武秘境后,只从涂山轻歌与轩辕菁华称叹仰慕的眼神中,苍生岛诸修士也能猜出个大概,喟叹之余,又因为众人知晓了聂凤鸣明日就会随同师长离去,是以也都不再邀战。

临渊苍柏之下,聂凤鸣与新近结交的几个好友原本打算开怀畅饮,怎奈席间因为多出了涂山轻歌和轩辕菁华,是以场面略显别扭,直到酒至半酣时,众人才都放开了胸意。

因为陪着饮了不少的灵酒,涂山轻歌绝美的脸上此时已经泛起了两片红云,不过她的一双明眸却一直在关注着正在恣意畅饮的聂凤鸣,似乎要将他的身影印刻在心底。

轩辕菁华则是妙语连珠,一颦一笑总能成为席间的焦点,在与聂凤鸣举杯对饮时更是爽朗的一塌糊涂,居然颇有一些闲云观子弟豪饮时的风采。

两女一静一动,各有一番别样的风情,待到众人皆有了八分醉意时,涂山轻歌抚琴一曲,轩辕菁华随声起舞,其余诸人则是抚掌高歌,将饮宴一同推向了高潮。

“怜我故园苦难多兮,天地倾覆遍地素缟。怜我族人灾祸降殃,苦守故志沉心待晓。

怜我苍生孤悬海外,放眼四方浊浪滔滔。怜哉忧哉莫敢或忘,千秋万世因果终报!”

这一曲虽只寥寥数句,但是反复吟唱之下,临渊石崖之上却忽地生出了无尽的悲凉豪迈之意。

聂凤鸣身在其中不觉被其感染,再联想到天南国现在的处境,不由得拍案而起,道衣一摆人已踏步虚空,而后便将师门的看家拳法打将出来!

好拳势!

拳影过处虚空崩裂,在涂山轻歌疾风骤雨般的琴音中,聂凤鸣的拳招竟无定式,举手投足间皆是直指武道本源!

待到泥丸宫深处的那一点灵光应声而动时,天地间的五行之力立时随之化形,一时间凤鸣龙吟之声不绝于耳,万法皆随形动!

“好!原来这才是聂师兄的真正实力!”

崖上诸人见此情形,目眩神驰之时还不忘大声叫好,轩辕菁华眼中更是异彩连连,直恨不得自己能够随着那道身影一同凌空起舞。

“嘣——!”的一声,琴声骤停,众人寻声看时,却发现瑶琴已然崩断了数根琴弦,而涂山轻歌葱白一样纤细的手指居然早已鲜血淋漓,就连她的嘴角处竟也流下了一道血痕!

琴音乍止,犹在御使天心武法的聂凤鸣身形随之一顿,整个人也从顿悟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心中虽有遗憾,但是喜悦更多。

待将目光投向涂山轻歌处时,却见她已是泫然欲泣,再看她已然被琴弦割的血肉模糊的手指和唇角的血迹,聂凤鸣心底立时升起一抹疼惜之意,暗道:

“修真之人原本肉身强横,却不意轻歌师妹为了能让琴音跟上我的演武,竟然不惜琴毁人伤。”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聂凤鸣忙在储物袋中摄出一瓶得自文琛处的疗伤圣药,跨步上前正要出言安慰时,却听涂山轻歌当先开口道:

“聂少兄,修为到了你我这般境界,机缘实是万般难寻,此事全怪小妹修为浅薄,竟然无力弹完这曲《苍生吟》,待到小妹日后寻到了上好的古琴,再为少兄弹奏可好?”

听着涂山轻歌懦懦的声音,聂凤鸣的心中忽地涌起一股暖意,温声笑道:

“轻歌师妹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今日为我琴毁人伤,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至于古琴就更好办了,你先将丹药服下,之后随我去见家师,他老人家那里定有绝品的瑶琴。”

涂山轻歌听说聂凤鸣要带她去向那位武尊前辈讨要瑶琴,心头没来由的就开始小鹿乱撞,轻“嗯”一声之后接过了丹瓶,而后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将那颗蕴着六道纹路的翠色丹丸服了下去。

事实证明文琛亲自炼制的疗伤圣药果然与他的人品一样令人信服,只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涂山轻歌的手指便已恢复了原本的光洁。

而且随着药力的扩散,她的周身气机竟也跟着节节攀升,原本并不稳固的境界,居然顷刻间变的稳若磐石。

轩辕菁华同样也是初入的三身境的修真者,自然知道稳固境界的不易,眼见着聂凤鸣随意拿出来的丹药就有这般功效,立时大为意动,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今日已然落了下风,因此虽然眼中波光流转,但却并不多言。

山巅一座素雅的草庐之中,陈景云原本还在哈哈大笑,很是为弟子初窥了武法真意而感到得意,哪成想聂凤鸣回手就赠出了一枚圣莲造化丹,紧接着又跟自己讨要绝品瑶琴。

需知圣莲造化丹便是在文琛手里也没有多少,更兼丹性纯粹,内中并无丝毫杂质,乃是高阶修士一等一的保命灵丹!

那涂山轻歌虽然受了些伤,只需给一颗自家石鹤长老炼制的养元丹即可,怎么就敢拿出圣莲丹来?真当极品丹药是大白菜吗?

眼见着陈景云一边嘴里咒骂着“逆徒”,一边气恼地拿出材料准备炼制瑶琴,一旁的纪烟岚不由笑的花枝乱颤,观主大人的刀子嘴豆腐心伏牛山上下谁不知晓?

天心灵火随心而动,不片刻,一架古意盎然的瑶琴便已赫然成型,此时高天之上忽有劫云聚拢,显见是那瑶琴已然入了玄品。

恰在此时,聂凤鸣也已经引着涂山轻歌来在了草庐之外,聂凤鸣乍见天劫降临立时大喜,回头对涂山轻歌道:“师妹真是好运气,且待我去收了那劫雷。”

涂山轻歌不解其意,只得立在原地看着聂凤鸣御着一颗幽蓝色宝珠驰骋于雷霆之中。

少顷,风云散尽,聂凤鸣收了混元宝珠降下身形,而后带着涂山轻歌来在草庐门前,语气中陪着小心地隔着门道:“师父,轻歌师妹的瑶琴因弟子而毁,是以弟子想替师妹讨要一件......”

“吱呀”一声,草庐门开,纪烟岚托着一架散着玄奥气息的古拙瑶琴走了出来,笑吟吟地在聂凤鸣和涂山轻歌身上扫了几眼,而后招招手,示意涂山轻歌随着她走,行了几步,又对聂凤鸣道:

“凤鸣,你师父见你初窥武法门径,是以有些法门需要交代,你还不赶快进去?唉——,记得多说一点儿好话,你这孩子。”

涂山轻歌此时的目光全在纪烟岚的手上,她自幼便最喜音律,就连所用的灵宝都是一架瑶琴,今日一见此琴,心湖中立时翻起了滔天巨浪。

再联想到方才的天降劫云,聂凤鸣又说她有好运气,怎还不知此琴乃是草庐中的那位武尊刚刚炼制的?心中骇然之下,一时竟没有发现聂凤鸣的一张俊脸已经成了苦瓜模样。

陈景云这边的动静如何瞒得过众多高手的法眼?众修士此时对聂凤鸣能够轻易收摄劫雷的实力皆是赞叹不已,却不知几位苍生岛老祖早已被陈景云的炼器手段给震惊的呆立当场。

......

金乌破晓之时,罗浮山中云蒸霞蔚,被师父修理的极为凄惨的聂凤鸣勉强恢复了伤势,这才敢出来见人。

待与涂山宝宝和几位好友道别之后,聂凤鸣立在师父身后,一双眼睛却不自觉地看向了隐在人群中的涂山轻歌。

不过两人的目光乍一相交便又迅速挪开,涂山轻歌更是俏脸泛红。

两人的动作虽然细微,但却逃不过纪烟岚的眼睛,心思一动,便对涂山藏白言道:

“涂山道友,昨日轻歌那丫头特意为我弹奏了一曲,曲中确有仙音妙意,令我十分喜欢,若你族中没有大事,就让这丫头随我一些时日,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涂山藏白闻言眼中隐有喜色,自然点头应承,轩辕重明见状不由在心底暗叹一声,却没有发现孙女的眼底已然露出了别样的光芒。

......

遁云在高天之上急掠而过,半个时辰之后,祖庭山已然遥遥在望。

方才在路上时,陈景云就对轩辕重光提出了想要遍览祖庭山杂文典籍的要求。轩辕重光答应的极为痛快,更说若是陈景云有意,便是轩辕家的修真秘法也可尽情翻阅,只是苍生岛上的锻器法门已然缺失,想让陈景云闲时指点一二。

陈景云早对修真者的秘法十分好奇,既然对方拿出了这样的诚意,他自然也乐得成全,于是众人皆大欢喜,气氛也变得越发的融洽。

入了祖庭山的山门,陈景云便随轩辕重光直接去了轩辕一族的藏书重地,纪烟岚则带着涂山轻歌去了祖庭山修士早就准备好的雅居,轩辕菁华笑语嫣然,也在一旁陪着。

聂凤鸣本来也想随着师父前往藏书楼中见识一番的,却被陈景云在脖子上扇了一巴掌,不得已,只得带着灵聪兽随着师娘去了。

轩辕一族的藏书楼在外面看时并不如何出奇,不料内中别有乾坤,看着浩如烟海的满室藏书,陈景云不由在心底暗自称叹。

陈观主一旦专精一事便会心无旁骛,聂婉娘和袁华等人在这一点上也都学了个十足,轩辕重光在一旁陪了一阵,见陈景云眼中除了书册再无它物,暗赞一声之后便就悄然离开,并且嘱咐族中子弟不得踏入楼中一步。

如此过了三日,陈景云才将道念在一册枯黄的典籍中收了回来,口中则呢喃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的话语。

“蓬莱、蓬莱......自己的那场大梦之中似乎也有一方名为‘蓬莱’的所在,这一切莫非只是巧合?却不知自己今次能否顺利寻到那座飘忽不定的海外仙山......”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