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三章 许究渡劫(1/1)

听着大阵中传出的凄厉惨嚎声,文琛等人尽皆暗自心惊,许究在莲隐宗内可是出了名的豪勇之人,当年为了保住一身修为,许究甘受业火锻婴之痛而面不改色,不想今次却成了这副模样。

足足过了半炷香的时间,阵中才渐渐没了动静,陈景云大袖一挥,太一雷霆之力消散、七杀星光随之隐去,众人透过阵光再看许究时,都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旦见许究此刻正自宝相庄严地闭目盘坐,眉间那几道长年累积的深纹也已舒展开来,相必是心魔尽去之后神魂得以舒畅了。

好一个运使劫雷、操纵星光,借着法阵之力灭修士心魔于反掌之间!

阎覆水等人此时看向陈景云的目光已是一片炽热,文琛更是抚掌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心知许究此番渡劫将会再添一成把握,莲隐宗诸人皆是真心欢喜,见陈景云踏虚而来,便齐齐对着他揖手一礼。

陈景云也不谦虚,坦然受了众人一礼,五大宗门人才济济不假,可是数千年来所出的元神境大能也是屈指可数,许究今次若是真能破境功成,他对莲隐宗的恩情可就大了去了!

要说众人之中最紧张的怕是非阎覆水莫属,莲隐宗今次若是再添一位大能修士,当可稳坐五大宗门中的第二把交椅,千年之后赶超天机阁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一见高天之上罡云激荡,显是不久就会有雷霆汇聚,阎覆水不敢怠慢,大袖一挥,内中数不尽的高阶灵石便纷纷投入到了许究身下,眨眼之间居然垒成十丈方圆的灵石高台。

虽然此前早已被许究软磨硬泡的赖去了不少丹药,文琛也对他大为恼火,但是一旦到了动真格的时候,文琛同样不敢怠慢,曲指一弹,就有十几个丹瓶冲进阵光,投入到了许究的怀中。

发现文琛今日大方之余居然不见丝毫肉疼之色,陈景云不由出言调侃道:“还是文老哥深藏不露,当年只给了我一颗圣莲造化丹,便就好大的显摆,不想身上竟还藏着这么多。

唉!只可惜苍山福地向来贫瘠,天南道场更是个揭不开锅的地方,可怜我这当师父的居然没有办法为门下弟子多炼制些保命的丹药。”

文琛最见不得陈景云这副特意装出的恶心样子,闻言佯怒道:“少拿这些话来诓我!单就小延寿丹一样,就让你那个什么闲云观挣得盆满钵满,这纯阳五行大阵怕也是你特意弄出来为乙阙门敛财的吧!”

“天南毒地”那边,探子是过不去的,天南商队的那些武人又没人敢动,因此对于陈景云设在天南的道场,阎覆水等人皆不知详情,此时听到文琛提及了“闲云观”这个称谓,不由上起了心。

“文老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延寿丹成丹不易材料更是难寻,因此不能长久供应,这一点你岂会不知?而这纯阳五行大阵涉及宗门根本,今次若非你看在的情面,我又怎会轻易动用?”

见到陈景云言语间面露不快之色,文琛不以为意,大笑道:“行了、行了!堂堂人族武尊少在这里苦穷,婉娘她们将来若有需要,尽管来找我这师伯便是,旁的不敢说,丹药之流岂在话下?”

“哈哈哈......如此就多谢文老哥啦!”

覆水等人听着陈景云与文琛的打趣之言,心中说不羡慕那是假的,都知道陈景云与文琛的交情最深,得此挚友,北荒大能之中谁还敢小视文琛?怕是天机老人也不能。

就在二人谈笑之时,穹顶之上已然生出了变化,方圆不下百里的墨云汇聚而来,直似一个巨大的黑锅,竟把整个剑煌山脉都给倒扣在了当中!

见此情形,陈景云难得地露出了郑重之色,他虽然已经功成八转,修为跻身至当世的绝颠之列,却因为身有天南万年气运的庇佑,而未曾经受过纯阳雷劫的洗礼,今日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见识一番。

进阶元神之境可说是每一位修仙者的最终目标,一旦跨过此劫,虽不至与天地同寿,但是等闲活个几千年还是不在话下的,况且还有天机老人这样延寿万年的事例在前!

闲云观诸人的起点太高、脚步太快,对修仙者们逆天挣命时所受的磨难不甚了了也是常理,而事实上,从古至今能够摸到元神境这道门户的修士又有几人?

结丹之后一步一劫,十成之中倒有九成九的修士陨落在了元婴之前,即便侥幸破入元婴境,又有多少人就此止步?更遑论半步元神之境?

气运是把双刃剑,一个不好恐怕就会伤了执剑之人,陈景云此时已经有了这样的直觉,自己既然没有破境的劫数,自然要在别人的劫数之中汲取些好处。

非是陈观主贪心不足,即便不为自己,他也要为道侣和弟子们未雨绸缪,毕竟天意难测,未必就会一直钟爱着闲云一脉。

天威赫赫、悬煞八方!

此时穹顶罡云之上已经形成了一颗庞然巨目,其大小却要比纪烟岚当日渡劫时的那颗大了十倍不止,巨目之中雷潮狂涌,显见是在酝酿着第一道劫雷。

在场诸人对这巨目都不陌生,除了陈景云外,阎覆水等人可是都曾亲身经历过的。

虽然都被严令不许踏足后山,但在温易安等人此时全都聚在悬剑峰上远远地观望,至于那些结丹境以下的弟子,却早已是两股战战各自躲在洞府之中不敢露头了。

一道!两道!三道!

眼见着三道似能晃瞎人眼的粗大电柱接连劈下,温易安等人不由暗自捏了把汗,非是担心许究的安危,而是那三道接天连地的电柱所携的威能实在太过广大,一个不好就要波及其余诸锋!

既然允了许究在剑煌山中渡劫,陈景云自然要护佑一二,眼见着气机全开的许究引动了劫雷,于是便以道念牵引法阵,运使其中的五行四杀之力削弱劫雷。

许究此时已是须发皆张,他在之前早已做足了功课,自认对于头几道劫雷该能应对自如,怎奈人算不如天算,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渡劫之时,居然碰见了三道劫雷同时劈下!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它法,许究钢牙一咬,头顶一朵偌大的莲台便已化形而出,此番渡劫本就是要借着天雷之中的纯阳之力壮大神魂、衍生道念,是以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轰——!!”

三道电柱相隔太近,三声巨响混成一声,直把许究头顶的莲台轰击的一阵乱颤,不过好在陈景云运转法阵将劫雷的威能削弱了一半还多,这才让他免力抗下。

阎覆水等人此时皆是面沉似水,他们当年渡劫之时可没遇到过这般怪事,虽然许究化出的神念莲台得了纯阳之力的滋养已然壮大了不少,可是罡云之上的巨目也没闲着,内中汇聚的雷霆之力也已更加的磅礴!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