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八章 匆匆十年(1/1)

光阴之河蜿蜒流淌,转眼已至天元十五年。

又直山花烂漫之时,大苍山中处处莺歌,还有猿猱之属自古树之巅往来纵跃,摘些松子野果,跟那些歇脚的武者换些酒水吃食,场面虽显滑稽却也和谐。

陆漓泉与一众属下坐在一颗参天古树下纳凉,他们今次北去交易的目标已经完成,此地又相距伏牛山不远,是以倒是不用再担心安全的问题。

挥手驱走了几只不愿离去的小猴子,陆漓泉自腰间解下酒葫芦,先是大饮了几口,之后便将葫芦丢给了旁边的壮汉,又嘱咐了一句“适可而止、不可多饮”,这才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一旁的十几个武人早已馋的直吞口水,轮番牛饮了一阵之后,便都各自打了个酒嗝,也学着陆漓泉的样子,开始炼化起了酒中的灵气。

一群人中只有两个武人不曾饮酒,一个高个子的疤脸汉子纵身上了巨树之巅,另一个矮个子胖武者则是将身一矮便就没入了土中,二人配合默契,显然是在为众人护法。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陆漓泉当先转醒,长长地出了一口浊气之后,把先前充作警戒的两人唤了过来,他自己则是足下莲影一闪,跨步上了百丈高空。

高天之上风景独秀,陆漓泉伸舒双臂,似在拥抱夏日的暖风。

十年,自从那日在京郊土地庙外得到仙缘之后,陆漓泉便投身了彻地营,因为有何弃我的照拂,再加上他的天资颇佳,居然用了九年时间就修到了大宗师境,自此飞天遁地、武法初成。

成为了百姓们口中的“地仙”之后,袁华便命本就商人出身的陆漓泉带着一个商队往来于南北之间,还给了他一个执事的权责,这番境遇,直叫陆漓泉做梦都会笑醒。

随着彻地营修士的不断探寻,沉封万载的天南地下宝藏已经有数十座被闲云观所掌握,其间何弃我竟还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并未损毁的灵石矿脉。

而那条矿脉在受了天南万载的灵气冲刷后,内中灵石竟也跟着起了变化,灵石里所蕴的灵气居然也呈混沌属性。

聂婉娘试过之后,见向来挑剔的上丹田泥丸宫果然对此种灵石中所蕴的灵气来者不拒,不由得大喜过望,一时闲云门徒尽皆振奋。

袁华大喜之下,狠狠地赏赐了何小贼一番,更是为他求来了参悟传道碑的机会。

虽然修行资源逐渐丰富,天南的一隅之地终究还是物产不全,即便是有苍山福地的不断供给,却也只能解一时之忧。

为长远计,聂婉娘这才命袁华组建数十支商队,带着天南特有的资源,再打着乙阙门的旗号,去与北荒南陆的几个宗门做些交易,而陆漓泉所主持的队伍要算其中最小的一支。

十年之间,闲云观外门不断有人进阶大宗师境,充作陆漓泉副手的那名壮汉便是其中的一人,此人名唤高平,原是炼器堂的修士,今次被抽调过来,也是为了帮助验看货物的品质。

“我说陆老弟,今次归宗之后我就要回炼器堂复命了,以后若是再有这样的好事情,你可一定要记得叫上俺老高。

嘿嘿!只这一趟北去的功绩可就顶得上哥哥我打造七八件神兵的功劳了!我看不如这样,回去之后陆老弟直接把我要过来得了!”

陆漓泉见高平跃到自己身边打趣,当下笑着回道:“高老哥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门中修士谁不是削尖了脑袋的想进你们炼器堂?

灵石丹药一样不少,神兵宝器还能可着劲儿的挑拣,不说这两样了,单就能在地火池边以煞气炼体这一条,小弟可就羡慕的紧啦!”

两人打趣了几句,都觉现在的日子过的实在舒心,见识了修仙界中的蝇营狗苟之后,两人皆在心底开始珍视起自家的天南。

“圣武尊”于十年前战平了号称北荒人族第一人的天机老人,这才为天南赢来了百年的发展时间,那一战的战况是何等的惨烈,天南武人并不知晓,众人只知“圣武尊”归来之后就开始闭关疗伤,且至今未出。

二人闲叙了几句之后,见下方的十几个属下纷纷转醒,于是便降下身形招呼众人继续赶路,岂料就在此时,几十里外的一座山谷中忽地冲起了一道讯光!

陆漓泉与高平见状不由面色一沉,讯光既起,那处必有战事,却不知北荒哪家的探子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潜入此地,莫非是嫌折的还不够多?

因为身负大批的资源,陆漓泉不敢让全队人马全都赶往驰援,当下一把扯下腰间的两个储物袋,将之塞到了那名矮胖修士手中,此人遁地之术最佳,一路在地下潜行,相信不会有事。

高平与其余九人也都做着同样的事情,直到矮胖修士与另外两人一同遁入地下之后,众人这才各自取出兵刃,而后在陆漓泉的带领下,一声不响地向那处山谷急杀了过去!

其实类似这样的场景在大苍山中并不少见,不过当柴二蛋带着牛家村人在林莽之中守了大半年之后,北荒的探子已经少有再敢潜至此处的了。

陈景云的受伤,让柴二蛋与一众庄户们彻底的炸了锅,就连柴婶子在大哭了一场之后都要抄着菜刀去剁了那个什么天机子,若非聂婉娘亲自拦着,柴二蛋怕是真的就敢带人杀到北荒去!

没办法,聂婉娘只能让他们到大荒山中来捉拿修仙界的探子,如此有事可做,才算把大伙儿给稳住了,至于落入柴二蛋等人手中的探子们是何下场,这里就不必多说了。

陈景云当年到底还是顾念了文琛的情面,最终没有把自己出身天南的事情说出来,只说自己这一脉功法特殊,不惧天南毒地的灵气侵蚀,要把道场设在那里。

因为有言在先,那一战只要战平,就算是天机老人输了,作为赌注,天机老人需得约束北荒所有元神境修士,令众人百年之内不许踏足天南一步,否则有死无生!

天机老人虽然隐约推衍到了什么,惊愕之余倒也不曾耍赖,阎覆水等人又摄于陈景云与道器分身联手后的惊世战力,也都纷纷当面答应了下来。

事情与陈景云当年所料并无二致,起了疑心的北荒各宗虽然明里不说,但是暗地里的试探却一刻也没有停过,一些结丹、筑基的小喽啰早已派过来不知多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