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剑煌山轶事(1/1)

看着倏忽间便已立在自己身前的两道身影,凌度等人先是惊讶,之后就是狂喜,不想今日居然能在此处偶遇自家的两位太上长老!

回过了神后,十余人连忙当空大礼参拜,口中齐齐高呼:“弟子等拜见两位太上长老!”

“凌度,你们不在剑煌山中好好修行,跑到大苍山中所谓何事?”纪烟岚明知故问道。

凌度见问再施一礼,恭声回道:“禀师伯,近日宗门感应法阵忽有异动,弟子派人前来探查时,发现居然有一头元婴境的四首魔物盘踞林莽之中,弟子此来原是为了斩妖除魔。”

说到此处时,又指了指众人脚下的那条被积雪覆盖的笔直通路,继续道:

“弟子等人搜寻良久,魔物的踪迹却半点也没寻到,不过却在大苍山中发现了这样一桩异事,相信该是元婴境修士所为。”

陈景云闻言,面上露出古怪之意,在一旁阴恻恻地道:

“什么元婴境修士所为?这条道路分明是元神境大能有感山中荒蛮、陆路不通,这才施展法力移山断岳而成的,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窥测元神境修士的行踪!”

“这——?”

凌度等人面面相觑,不过他们对于陈景云的话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怀疑,想到此事居然涉及到了一位元神境大能,于是皆不由为自己的探查之举捏了一把冷汗。

看到众人这副极为后怕的样子,纪烟岚不由心下莞尔,笑道:“好了,这条通路是咱们家武尊当年随手为之的,至于那头四首魔物,则是我二人前往魔族荒漠特意擒来豢养于此的,至于原因,你等无需知晓,只需把嘴管住即可。”

言罢又对陈景云道:“你也是的,无事吓唬这些小辈作甚?”

凌度等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自家的这位武尊行事向来随心所欲,闲来无事劈个山了、断个江了,实在无需大惊小怪,至于豢养魔物一事,养在弈剑峰上的那只暴猿不就是个先例?

暴猿原本只是一头寻常的妖兽,如今可是了不得了,等闲结丹后期高手可都不是它的对手,况且大块头最是认亲,是以众剑修一力推举,愣是把一个护山灵兽的名头安在了它的头上。

“妖兽能养得,魔兽有何养不得的?说不得自家日后还会多出一头元婴境的护山灵兽呢,想想都让人兴奋呐!”这是凌度等人此时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见纪烟岚一脸嗔怪地看着自己,陈景云干笑两声,大袖一挥便已卷起众人,而后身化遁光,直奔剑煌山去了。

......

两位太上长老外出游历数年,今日终于归宗,剑煌山中立时欢腾了起来!

弈剑峰上,暴猿擂胸嘶吼,内中透着无尽的兴奋之意,正牌主子陈景云见大块头是真的想念自己了,心下也自感慨。

人心难测,终究不如兽类单纯,灵聪兽如此,四首龙蜥如此,暴猿亦如是。

对于师姑住到了弈剑峰这件事,温易安初时还有不解,不过待他前往弈剑峰洞府参拜请益之后,心中就已经有了明悟。

只要一想到自己师姑在与闲云师叔说话时的神情动作,温易安就难掩心底的喜意,他自幼便长在纪烟岚膝下,对于师姑的性子如何会不知晓?

是以在出了弈剑峰洞府之后,温易安便一溜烟儿地跑到了自己师父的陵前,将这件天大的喜事说与师父听,其间更是几度难以自抑,哽咽泪流。

岂料就在温易安犹自凄凄艾艾之时,身后却忽地传来一声叹息,温易安大惊回首时,却见两道颀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他的身后。

“师姑,您们这是……?”

看着泪眼婆娑的纪烟岚和一脸肃容的陈景云,温易安忽地觉得自己这话问的有些多余,于是连忙让出位置,随着二人再次祭拜了冢中的先师。

……

虽然已经拒绝了温易安等人想要大庆三日的想法,但是陈景云和纪烟岚终究抵不过温宗主的“据理力争”,是以半日之后,一道道传讯灵光已然向着四方破空而去。

原来,有了身为武尊大人真正子侄的这重身份之后,温易安在陈景云面前终于不再似以往那般小心谨慎,有些事情也敢如聂婉娘那样挣上一挣了。

对于师侄的这个变化,纪烟岚大感欣慰,陈景云也觉得甚为舒心。

原本十分安静的苍山福随着武尊回归的这则消息,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一时间,遁光剑光不绝于空,所指皆为剑煌山。

苍山福地原本各个宗门的首脑,此时大半在乙阙门中充当长老之职,如今太上长老归来,自然需要重新认识。

对于凝聚宗门人心一事,陈景云和纪烟岚自然无法推脱,面对前来参拜的众人时,也不吝给些好处,再说些激励的言语。

眼见着凡是从弈剑峰上下来的长老,都是一副肯为宗门赴死的激昂模样,温易安不由在心底感叹:“闲云师叔便是只说一个字,怕也要胜过自己的万语千言!”

为了多混好处,温易安和凌度等人又在一番商议之后,把各个分堂的精英弟子也都招了回来,而后安排众人成批地到弈剑峰上参拜祖师。

看着这些激动的舌头打结、眼中全是崇敬之色的后辈弟子,陈景云和纪烟岚实在没法子做到随意打发,虽然决定改日好好“考量”一下温易安的修为进境,但是此时却只能做出一副愿意提携后辈的样子。

好不容易打发了众多前来参拜的精英弟子,不想几个到了结丹境巅峰的剑修又如胶糖一般粘了上来。

几人都是当年受过陈景云的亲身“指点”的,是以平素都以陈景云的半个弟子自居,如今老师归来,若不请益一番岂不成了傻子?

想什么来什么呀!他们几个的到来,无异于是送上门儿的出气筒!

岂料就在陈景云想要出手整治几人时,被搅扰的十分烦躁的纪烟岚居然以亲自指点门下弟子剑道修为为名,竟是抢在了陈景云的前头。

怎一个“惨”字了得!

纪烟岚的这番“指点”下来,直把那几个剑修修理的哭爹喊娘,就连养肥了胆子的暴猿都被众人的哀嚎声吓的噤若寒蝉,缩着脖子努力装出一副乖巧状。

如此,弈剑峰上终于重又安静了下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