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零九章 各方反应(1/1)

自从有了前日的讲法,陈景云在佛门修士心中的地位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释圣禅师对他所讲的精深佛理赞叹不已,直道受益良多,更是感慨陈景云若是身在沙门,成就必然要在自己之上!

昙鸾与释海、释泽三位佛家大能对此深以为然,陈景云当日所讲可谓高屋建瓴,算得上开了众人的眼界,说是为佛门修士在菩提树上重发几条枝丫也不为过。

其实不光是禅音寺的僧人这样认为,当日能来听法的无一不是佛门精英,心中岂会没有感念?

最后在释圣禅师的提议下,众僧极力推举陈景云为佛门居士、大德尊者!

陈景云对于“尊者”之称坚辞不受,最后勉为其难的认下了“居士”的身份。

自此之后,佛门之中多了一位逍遥居士,受天下僧人供奉。

陈景云对于这个结果十分满意,今日之因它日之果,有了今次的缘法,即便日后南北大战不可避免,想必北荒佛门一脉也不好轻易参与其中了。

……

方寸崖上,天机老人听完了林朝夕的讲述,眼中不由升起了一抹复杂难明之色,掐指推算良久,却见本就莫测难料的天意之中又多出了一团乱麻,不得已只能放弃。

一旁的林朝夕见状出言问道:“师尊,闲云道友已在禅音寺逗留了三月有余,想是对佛门的观感不错,如今更是认下了‘居士’之名,咱们天机阁却是落了后手。”

天机老人闻言摆了摆手,叹道:“自从这闲云子横空出世之后,天数不知纷乱了几许,连为师也再不能轻易窥测。

为师前次动了困龙之念,想必已经被他察觉,是以再无招揽的可能,不过此子毕竟是我正统的人族修士,即便亲近佛门也是无妨。”

林朝夕见天机老人如此说,只得暗叹一声不再言语,心中却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原本只想招揽陈景云的师尊怎地忽然动了囚困之念?

同样的对话并不只天机阁一家,莲隐宗内,阎覆水连夜召集文琛等人,将陈景云此时已是佛门居士一事拿来商讨。

文琛对此不以为意,陈景云行事向来随心所欲,既然能在莲隐宗炼丹、赠法,那么在禅音寺中论道一番又有什么奇怪?

在他看来,陈景云无外乎是看那些光头顺眼罢了,至于居士的身份,不过是一众和尚强加上去的。

花醉月十分赞同文琛的看法,在她眼中,似陈景云这般修出了逍遥真意、无碍道心的高人,行事自然百无禁忌,况且道家与佛门的修行理念毕竟不同,她才不信陈景云会有许身佛门之意。

阎覆水听了二人的见解,心下稍宽,思虑一阵之后言道:“今次禅音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能硬生生的将一个居士的名头按在闲云道友头上,这却使我莲隐宗落了下风,不知可有补救之法?”

坐在下手处的百里尘舒闻言笑道:“阎师兄,咱们莲隐宗内若说与闲云道友交情最深的,自然非文琛师兄莫属,只需文师兄遣人送去书信一封,信中再说一个好的由头,相信闲云道友必回归来。”

龚晁闻言眼睛一亮,对阎覆水道:“师兄,咱们炽莲峰的涤尘秘境不日即将开启,秘境中的剑莲精魄却不正合闲云道友那位师姐所用?”

“不错,师弟此言大善,剑莲精魄离水既灭,只有当场炼化一途,文师弟只需在信中多说此物对剑修的好处,相信以闲云道友对他那位师姐的在意,必会欣然而返。”

阎覆水对龚晁的提议甚为满意,文琛虽然心中不愿,却又碍不过同门相求,遂只得修书一封,而后遣弟子虚琴星夜送往禅音寺。

一场讲法牵动各家心弦,同为中州五大宗门的遁世仙府与紫极魔宗,也对陈景云今次亲近佛门之举各有揣测,至于这两家之后是否会有别的筹谋,外人不得而知。

……

紫竹林中灵气升腾,慧悟守着一口大缸正在不断运转灵火,看他汗津津的样子,想必是以灵火炙烤凡物却又要保证凡物不损,令他感到有些吃力。

即便已经到了结丹境,小和尚依旧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他今日的任务就是帮着白毛老猴酿制果酒。

而白毛老猴则在一旁跳着脚的指挥着猴子猴孙们,不断地往大缸中投入野果,样子甚为滑稽。

吞咽了一口口水,慧悟心中对陈景云的佩服之情又自添了几分,心道:

“这位居士前辈可真是了不得,居然还懂得果酒的酿制之法,自己今日得了这个本事,以后就可以……”

想到高兴处,慧悟不由憨笑出声,手中的灵火也不由再柔几分,丝毫没有被人充做苦力的觉悟。

竹楼外的精致庭院中,陈景云看完虚琴送来的文琛手书,眼中不由起了玩味之意。

莲隐宗他自然是要回的,况且今次还有对纪烟岚有益的剑莲精魄现世,那就更加不能错过。

虚琴一直在旁边小心地看着陈景云,此刻见这位闲云师叔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连忙恭声道:

“师叔,家师的意思并不在这封书信里,弟子临来时师父交代了一句话,说让您一切只凭自己的心意,不必顾及他的情面。”

陈景云闻言哈哈大笑,对一旁正在烹茶的纪烟岚道:“师姐,看来这紫竹林咱们是待不成了,文老哥在信中提及剑莲精魄,言说此物对你的修行有益,何况我也不愿让他两相为难,不若咱们明日动身折返莲隐宗如何?”

纪烟岚对此自然没有意见,不过在扫量了一眼身处的竹林后,眼中难免闪过一丝不舍,这片紫竹林中浸染了她此生最为安逸的一段光阴。

见纪烟岚目露不舍之意,陈景云不由心下喟叹,若非身上挑着山岳一般的担子,他又何尝不想整日里斜倚清风悠游林泉?

此时慧悟与老猴合力酿造的果酒终于散出了甜香的气味,陈观主闻了两口,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坏笑着勾了勾手指,而后便见大缸中的精华酒水“嗖!”的一下就窜入了他早已准备好的酒葫芦里。

慧悟看着自己努力了小半天的成果就这么飞了,不由欲哭无泪,而那只老猴则是欢叫着直拍巴掌。

纪烟岚被陈景云无赖的举动逗得“噗嗤!”一笑,心中腹诽他这位堂堂的闲云武尊为何总爱去欺负一个小和尚。

“哈哈哈!师姐,既然将要离去,不若咱们今日就以此酒去引诱释圣老和尚一番,看他会否破了酒戒!”

慧悟小和尚看着已经转出了竹林的那两挺拔身影,心中忽地一阵怅然若失。

却不意就在此时,一面玉牌忽地向他直直飞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戏谑的声音:“小呆瓜!好好修习玉牌中的本事,学会了再教给老猴,不许藏私!”

慧悟一把擒住飞来的玉牌,而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白毛老猴也似听懂了话中的意思,“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一旁的虚琴见慧悟居然得了这般机缘,不由出言提点道:“小和尚,这玉牌你定要好生保管,内中功法切莫示与旁人!”

慧悟闻言连连点头,而后防贼一样地看了虚琴一眼,便带着老猴一溜烟的跑了,只把一脸哭笑不得的虚琴留在了紫竹林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