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零四章 白芷姐妹的跟脚(1/1)

聂婉娘踏着莲影,缓步降下身形,见灵聪兽叼着一只黑色小貂来与自己显摆,不由花容一绽。

拍了拍灵聪兽的大脑袋,见那黑色小貂果然灵动异常且甚是可爱,于是便丢出两颗灵丹,任由灵聪兽和小貂到远处追逐撒欢。

修真前辈当面,自然要依足了礼数,聂婉娘衣袂飘飘地步入石楼,当先揖手道:“闲云观三代首徒聂忘忧见过涂山前辈!”

“聂姑娘不必多礼,我等修真之人最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听闻你是闲云观当代的主事者,还不快拿出些灵酒佳肴款待老夫,莫要像袁小子这般小气!”

涂山谦向来随性,今次一见聂婉娘竟是如此的风华绝代,立时在心里感慨天元遗迹中出了好人才,心情大好之下,言语也变的诙谐起来。

聂婉娘闻言面露莞尔之色,笑道:“前辈说的是,我这师弟最是吝啬,平日里总是把好东西藏着掖着,且让晚辈重新布置一番如何?”

涂山谦闻言大喜,连声催促聂婉娘,让她快把美酒拿出来,他好先解嘴馋。

袁华则是在一旁叫起了撞天屈,嘟嘟囔囔地表达着不满,言说自己这几日已经快把储物袋都给掏空了。

大师姐出手,自然不同凡响,灵果佳肴、各色仙酿片刻布满了案几,可比袁华拿出来的待客之物好上太多!

涂山谦见状,不由指着一脸黑线的袁华哈哈大笑。

聂婉娘与袁华陪着涂山谦把酒畅谈,其间委婉地询问着一些海外修真者的大致情况、以及域外的风土人情。

涂山谦则是知无不言,眼前这一对天元后辈实在是合他的胃口。

涂山宝宝因为领了三日不许饮酒的罚,只能一边吃着灵果、一边听着三人的高谈阔论,且不时偷偷地瞧聂婉娘一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涂山谦见聂婉娘依旧没有出言问询“魔星”一事,只得自己挑出话头,放下手里的酒盏道:

“聂姑娘,我观你修为不弱,袁小子又说你是个能够代师做主的,因此老夫要将一件大事告知。”

聂婉娘展颜道:“晚辈也正要相询此事,涂山前辈放心,只要是关乎天南地域的事情,晚辈自问都能替家师做主。”

涂山谦闻言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地下,这才叹息道:“魔星隐于地脉之下,一旦孕育而成便会破土而出。

到时天元遗迹必然生灵涂炭,我苍生岛修士每隔百年就要来此探查,岛中长辈更是时时推算,为的就是防患于未然。”

“您所说的魔星到底是什么来历?又因何潜藏于地脉之下?还请涂山前辈解惑。”说话间,聂婉娘已经面露凝重之色。

“事情的根源还要追述到中古之时,若是细说的话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之不完。

你等只需知晓,万年之前,此处被称之为天元福地,乃是世间最好的一处修行之地。

其时,有噬魂宗的一位前辈大能只差半步就能化出不朽的神魂,从此超脱物外,再不受此方世界的束缚。

唉!只是如此逆天之事怎会没有劫数?那位大能虽然免力扛过了天劫,却终究身陨在了三族相争的人劫之下!

居苍生岛中的秘典记载,那位大能身陨之时,自七窍之中各自遁出了一道充满怨念与不甘的死气,七道死气带着些许神魂碎片遁入地底,自此消失无踪。”

聂婉娘和袁华见涂山谦说到此处时,一把拎起案几上的酒坛猛灌了几口,且脸上还露出了悲切之色,便知那位身陨的大能应该与他的宗门有着莫大关系。

“涂山前辈,依您方才所说,想必经过了万年的孕养,如今怕是到了那七道死气化形出世的时候,您老不辞辛苦、心系天南苍生,实在令人敬佩!”

聂婉娘语带感激,言罢与袁华一同再次抱拳施礼。

涂山谦坦然受了聂婉娘与袁华的一礼,抹了一把粘在胡须上的酒水,叹息道:

“天元福地自从受了灭顶之灾以后,已经逐渐演化成了迥异于世间任何一方地域的所在。

这其中的缘由我也知之不详,只从一位长辈口中听到了一个‘天地有灵、自成守护’的说法,若非我涂山氏功法特殊,否则我与孙儿也不敢轻易踏足此地。”

说到此处,涂山谦的脸上又露出了欣慰之色,对聂婉娘与袁华道:

“不想今次再次踏足天元遗迹,竟先后见到了你们这些后起之秀,更知晓了天元居然出了令师这样一位不世大贤!实可谓天意眷顾、苍生之福!”

聂婉娘与袁华闻言再次称谢,又请涂山谦继续饮酒,少顷,聂婉娘问道:

“涂山前辈,事情的始末我已知晓,却不知前辈有什么办法对付地下的七颗魔星?若有差遣,我闲云观一脉定然不遗余力。”

涂山谦见问,当下放下酒盏,回道:“我与孙儿此番前来,带来了师门秘传的灭神钉,我又将之充作阵眼,于山谷中布下了天罡伏魔大阵。

只要此地魔星出世,定能将之困于阵中,到时老夫再以周天洪炉之法将魔星炼化,如此方能一劳永逸,只是......”

说到此处,涂山谦不由看了孙儿一眼,叹息一声之后,继续道:

“我先前曾以师门秘术进行推算,得知今次居然会有两颗魔星相继出世,至于中间相隔多长时间,却是不得而知。

而我催动周天洪炉却需要四十九日方能建功,这期间恐怕是分身乏术。

奈何我涂山一族向来人丁单薄,宝宝这孩子虽然天资不俗,但是到底修为不够,恐怕守不住另一座伏魔大阵。”

聂婉娘和袁华自然听出了涂山谦话中的意思,天南地脉之下的那五处石茧一直都是后山众人的心病。

这也是袁华此前一直将白芷姐妹带在身边的原因,石茧若有动静,她们姐妹必有感应。

对地底石茧知之甚详的两人自然不会急着大包大揽,聂婉娘因为不愿再去施展心机,便就瞥了袁华一眼。

袁华见状只得出言道:“涂山前辈,此前听我家师妹说起一事,她前日曾听涂山少兄提及,说是已有两颗将要出世的魔星中途夭折,不知可有此事?”

涂山宝宝闻言立时造了个大红脸,他前次在季灵面前酒后失态,闹出了不少笑话。

涂山谦揉了揉孙儿的脑袋,笑道:“确有此事,也不知是天意眷顾还是怎地!

前两次我本来已经做好了降魔的准备,却被师门长辈告知不必前来,说是两颗魔星尚未到出世之时便已夭折,老夫对此也是不明所以。”

袁华闻言故作沉吟道:“涂山前辈,听您方才所说,魔星既然带着噬魂宗大能的神魂碎片隐入地下,那便合该拥有灵性才是,却不知能否对其施展封印之术,再辅以后天教化,使之摒弃凶性?”

涂山谦闻言一愣,不明白袁华为什么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正要解说时,一旁涂山宝宝却已插言道:

“袁兄,那魔星乃是秉着天地间的秽邪之气、因着怨念而生,生来便要屠尽苍生,是以除了绞杀一途,别无他法!”

“哦?涂山小弟切不可把话说的太满,需知世事无绝对。”

聂婉娘见涂山谦也是这个意思,不由浅笑出声,而后向着山谷外招呼道:“阿芷、阿池,且进来叙话。”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