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零七章 禅音广大(1/1)

须弥山上佛音阵阵,透着一片祥和。

陈景云与纪烟岚自从离了天机阁后,又在中州之地游历了一些时日,真个是看遍了仙门广厦、金玉叠瓦。

今日来至须弥山,粗一扫量,两人就对禅音寺的朴实无华心生好感,心下也自好奇,这须弥山上居然不设守山大阵。

不见金瓦迭鸳鸯、不见玉砖镶玛瑙,不见紫宫蕊珠阙,不见宝阁聚珍楼!

入目只有错落有致的素雅殿宇、面容虔诚的往来僧侣,又有优昙香花点缀山间、禽鸟灵兽膜拜禅音。

感受着心底泛起的安宁闲适之感,陈景云与纪烟岚的脚步不由慢上了几分。

信手接过一只灵猴抛过来的果子,咬一口,发现味道不错,陈景云便将一枚灵丹丢了回去,算是回礼,片刻之后,二人的身后便跟来了一群猢狲。

陈景云见状心中欢喜,于是大把无用的灵丹便就撒了出去,断不叫这些灵物失望而归,毕竟自家老道便是道号“灵猿”。

这番动静自然引来了不少僧人的驻足观望,众僧见陈景云对山间灵物们乃是真心友善,皆不由面露笑意合十赞叹,而后便都散去,竟无一人上前询问两人的身份。

打发完了一众猢狲,陈景云笑着对也收到不少果子馈赠的纪烟岚道:“地胜别景致,峰回有洞天,师姐,咱们先不通名,且到山中游览一番如何?”

纪烟岚对陈景云的提议能有什么意见?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二人缓步登山。

山形复几许,横竖景不同,指指点点、走走停停。

于碧竹林处品一杯僧人新烹的苦茶,摇头晃脑的品完之后却大声抱怨味道不佳,惹得老僧挥袖逐客。

见一个呆头小和尚肩上扛着的紫玉甘蔗不错,便又拿着一些灵猴送的果子上前诓骗,竟还真的被他诓骗来了两根品相最好的。

嚼着甘蔗凑到了老树下,人家两个僧人正在专心下棋,却被他几句话给搅的棋兴全无,不由动了佛火!

一番动作直看得纪烟岚忍俊不禁,连忙拉上陈景云继续登山。

如此行到了半山腰时,见一处光滑的石壁上刻着不少佛家偈语,二人便就驻足观瞧,意在体悟一番高僧们的大德箴言。

“苍生皆苦难斩诸般孽缘,因果无亏需听禅音广大!这两句倒是有点儿意思,师姐可以参悟一番。”

此时陈景云的境界已然绝高,扫了几眼,便将诸多偈语中的禅机看了个通透,却在其中的两句中感受到了不同,于是出言提醒纪烟岚。

纪烟岚闻言忙将目光投向陈景云所指之处,乍看之下,并未发现有何异样,只是觉得这两句偈语的意思里带着几分霸道,不过佛家也有金刚怒目,却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既然陈景云说了,那就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纪烟岚便又催动剑心细看。

这一下,还真的被她看出了几分端倪,原来,那两句偈语的铁笔银钩之间,分明各自隐藏着一式攻杀法门!

能在闲游观景之时得遇前辈遗泽,这不由叫纪烟岚大喜过望,手中折取一截树枝,便就当场比划了起来,陈景云见纪烟岚果然有所得,心中也自欢喜。

如此过了半晌,周围围拢来的僧侣越来越多,看着纪烟岚舞动树枝时带起的道道金刚法力,皆是称叹不已。

此时一位慈眉善目的白眉老僧忽地自林边转出,陪在他身旁的则是禅音寺的大能昙鸾。

祖师既至,围观的僧人哪还不知眼前的青衣道人与负剑女修身份不俗?不过众僧似乎少有好奇之意,在与两位祖师见礼之后便各自散去。

白眉老僧与昙鸾行至近前各自合十,陈景云则是揖手还礼,而后三人并不交谈,复又都把目光投向了犹在参悟剑技的纪烟岚。

又过了盏茶功夫,随着纪烟岚的一声清喝,旦见她手中的枝条忽地横竖各自一斩,而后便见一道“卍”字剑光兀自凝结,其中不乏压服邪魔、荡平妖氛之意!

“阿弥陀佛!金刚努目,所以降伏四魔,小友当真好悟性!竟能在大威禅师留下偈语中悟出这式伏魔法剑,实在令人称叹!”

卍字剑光凝而不散,待到纪烟岚手中枝条一摆,这才散于无形,回身看时,见是昙鸾与一位老僧正笑吟吟地立在陈景云身旁,纪烟岚连忙上前见礼。

一番引荐之后,陈、纪二人才知这位气机不显的白眉老僧竟是须弥山的主事释圣禅师。

这位释圣禅师在北荒修仙界中虽然声威不及天机老人显赫,但却是一位真正修得了菩提禅心的有道高僧,德行有目共睹。

便连陈景云也曾听闻这老僧以往的作为,心怀敬意之下,今日倒是难得的显露了几分真心。

四人于林泉之间漫步,陈景云与释圣禅师相谈甚欢,昙鸾时而插言几句,所说皆是一些至臻的道理,却叫一旁的纪烟岚听的如痴如醉。

不想就在几人谈兴正浓之时,却又发生了一件趣事。

原来,须弥山中的猴群许是觉得陈景云方才给的好处太大,居然起了感恩之念,于是不时就有灵猴拦路献上蜜果香花,更有一只老猴举着半瓢果酒想让陈景云品尝。

陈景云对此颇为高兴,一口饮尽瓢中果酒,觉得味道果然不错,便就摸了摸老猴长着白毛的脑袋,顺手就将一道精纯的灵力渡了过去,且还引导灵力在它体内运转了一周。

看着不断抱拳作揖的老猴,释圣禅师不由抚掌大笑,言道:“这猴头当真好运道,居然得了武尊灌顶传法,将来成就必定不俗!”

昙鸾也跟着笑道:“须弥山上的猢狲之属最是灵觉敏锐,更能感知善恶,闲云道友心怀慈悲心、平等意,这才有了灵猴拦路献酒的趣事,得了今日的机缘,这只老猴百十年后未尝不能成为我沙门的又一位护法。”

一旁的纪烟岚闻言不由莞尔,心中也在好奇,一路行来她自是早有见闻,陈景云确实是对猴属灵兽格外友善,却也只对猴属灵兽友善,至于别的兽类,灭杀取丹乃是常事。

挥手让老猴自去玩耍,陈景云和纪烟岚便在释圣禅师的邀请下,一同行往后山。

听昙鸾方才话中的意思,后山上的另外两位禅音寺高僧,此时正在钻研一种能够为人重塑灵根的法门,若是成了,当为人族之幸。

陈景云闻之大为意动,他若能够通晓此法,届时天南修士未尝不能从中受益,这也算是未雨绸缪。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