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十七章 厚颜相求(1/1)

温易安听了聂婉娘的话之后,手一抖,刚要递到嘴边的绝品灵茶就洒了出来,旋即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出言问道:

“师妹可是有了什么打算?苍山福地的势力若能整合为一而后为乙阙门所用,那么咱家必然会实力大增!到时便是比之千佛宗那样的宗门怕也不遑多让,只是计将安出?”

“此事说难倒也不难,不过还需寻得一个合适的契机,怎也要叫各宗心甘情愿才行,且容我仔细思量,在此之前师兄也需保密才行,不可漏了口风。”聂婉娘笑着回道。

“忘忧师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师兄我无不遵从!”温易安早就对聂婉娘的智谋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闻言连忙郑重允诺。

就在两人继续讨论一些宗门未来的发展大计时,聂婉娘的心念忽地一动,而后唇角便已翘了起来,温易安也在此时发现了远天处的莲台座驾,轻咦了一声之后,言道:

“这欧新眉来的倒是挺快,此人在四象宗时曾经多次打听师妹你的喜好,想必今次也是冲着延寿丹来的,这些人还真是无利不起早,可需给她来个下马威?”

聂婉娘闻言心下莞尔,咯咯笑道:“怎可如此对待中州高人?刚刚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她此时到来合该为我所用,温师兄,敲响金钟,咱们隆重出迎!”

温易安虽然不知道聂婉娘在眨眼只间又想出了什么计划,但是见她已经有了决断,便也跟着欢喜,因为无论聂婉娘做出什么决定,终归是对乙阙门有益。

仙音长响、剑鸣之声不绝,乙阙门众修士虽然心中多有不解,但是依旧在温易安和聂婉娘的带领下迎出了山门。

脸面都是互相给的,欧新眉见今次乙阙门迎接自己的阵仗十分隆重,心中不由欢喜,暗道:“看来上一次之所以会引起不快,多半还是许究从中作梗之故,也怪皇甫羽看不清局面。”

如此想着,不敢怠慢,欧新眉便也依足了礼仪,未至山前已经收了座驾莲台,而后款步上前,身后则跟着两排抬着厚礼的力士和捧着珍宝的仙娥,毕竟这些东西放在明面上才好看不是?

知道聂婉娘有了打算,温宗主再看莲隐宗诸人时自然是笑逐颜开,待宰羔羊而已,宰杀之前还不许人家吃顿好的?于是大踏步上前迎接,笑的越发诚挚。

包括欧新眉在内的绮莲峰弟子对于乙阙门今次的知情识趣全都十分满意,这才对嘛,莲隐宗身为北荒五大宗主之一,门中修士到哪里不是高人一等?

不过满意归满意,欧新眉可不会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乙阙门是乙阙门、聂婉娘是聂婉娘,刨去修为不论,单就一个闲云武尊首徒的身份就不是她能比拟的,更遑论此行还是有求于人,于是当先开口道:

“温宗主,前次虽然有许师兄从中解说了误会,但是贫道心中到底不安,返回绮莲峰后也是挨了峰主的好大一通训斥,今次带着些许礼物前来,还请温宗主和聂道友不计前嫌才好!”

温易安虽然在心里暗骂对方的势利眼,但是脸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连忙揖手道:

“欧道友这是说的哪里话?前次种种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不必细究,道友能够再次驾临我乙阙门实是鄙宗的荣幸!快请到大殿一叙!”

欧新眉见温易安这般热情,不由拿眼看向了聂婉娘,见聂婉娘也做了一个请势,这才喜上眉梢,随着众人一同入了山门。

上宗高人莅临,自然少不得饮宴一场,席间温易安本欲让欧新眉坐在上手处,但是人家却说要与聂婉娘探讨一下“绮天莲子”对女修的妙用,温易安无奈,只能听之任之,不过心中的鄙夷却再添三分。

一场宴席可谓是宾主尽欢,温易安收下了丰厚的礼品,欧新眉与聂婉娘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竟以姐妹相称。

大家可谓各取所需,是以气氛越发的融洽,而这却把下面陪饮的两宗修士看得个目瞪口呆,熏熏然间还以为两宗本就是一家呢!

如此到了宴席结束,聂婉娘更是言说自己空守着诺大的洞府甚是寂寞,邀请欧新眉到她弈剑峰小住。

欧新眉自然是欣然同意,两位风姿绝代的仙子漫步于灵光闪动的虚空之中,这番场景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弈剑峰的景致虽然称得上是冠绝剑煌山,但是还入不了欧新眉的眼,不过为了能与聂婉娘交好,自然是不吝夸赞之词,指指点点、搜肠刮肚,那番别扭的模样看得聂婉娘直在心中嗤笑。

要说整个剑煌山中谁最记仇,那自然要属暴猿无疑,暴猿吃饱喝足正蹲坐在青石板上望着星空发呆,待见到欧新眉随着聂婉娘到来之后,先是一愣,而后就咆哮着跳了起来!

它当日虽然弄巧刺了裘沁一脸的血窟窿,但是自己的胸腹处也被抽了两鞭子,至今还有疤痕,此时见到与裘沁一伙儿的仇家居然来到自己的地盘,暴怒也是应当。

不过暴猿这家伙自从被陈景云改了周身经脉之后,连头脑似乎也跟着灵光了不少,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是以只敢在原地呲着獠牙咆哮示威,样子虽然威武,眼神却极为猥琐。

以欧新眉的眼光如何看不出大块头的色厉内荏?笑着自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硕大的珍奇灵果,抬手便抛了过去,想看看暴猿的反应。

暴猿哪里顾得上脸面什么的?跟着灵聪兽久了,早就知道了便宜不占王八蛋的道理,一把抄过灵果丢入口中,吧唧一下嘴,直吃的汁水横流!

而后似乎是觉得味道不错,就又开始咆哮了起来,样子也越发的狰狞,估计是想看看能不能唬来更多。

聂婉娘见状忍不住“噗嗤”一笑,骂了暴猿几句之后便引着欧新眉进了洞府,而欧新眉却免不了心中诧异,暗道:

“不想闲云子前辈座下的一头小小的妖丹境宠兽竟也如此的灵动,只观其一身凝而不散的精纯妖力,就知此兽将来注定不凡。”

能入元神境修士的洞府也算是一场机缘,需知大能们参悟天地奥义时总会有一些道韵气机凝而不散,后进修士得之当会受益匪浅。

不过欧新眉这回怕是要失望了,陈景云虽然在弈剑峰上住的时间不短,但是每日里只顾着饮酒下棋、逍遥快活,根本就不曾入定修行过,又哪里会有福泽留给旁人?

见到欧新眉不停地扫量着洞府,眼中似有失落之意,聂婉娘不由心下好笑,将欧新眉请入一座暖亭,而后又布置一些灵茶,这才开口道:

“欧姐姐,咱们今日也算是一见如故,我便有话直说了,你此次纡尊降贵,可是为了家师与文师伯所炼的延寿丹而来?”

欧新眉见聂婉娘问的直接,心中不由再添几分好感,当下也不藏着掖着,自腰间解下一个储物袋放在石桌上,而后叹息道:

“妹妹说的不错,鄙峰峰主厉长卿师兄已经在元婴后期蹉跎了多年,眼看着寿数无多,今次令师闲云子前辈与我宗文师伯联手炼出的延寿丹无异于救命的稻草!

唉!可惜绝品灵丹得之不易,文师伯那里也是僧多粥少,姐姐我思来想去,知道放眼北荒也只有妹妹你才能在前辈那里说上话,是以厚颜来求。”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