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二章 这是个什么东西?(1/1)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见到无果和田帧各自施展的手段之后,隐在薄云之上的程石撇了撇嘴,在心中腹诽一阵彭三叔太过小气、不肯传给弟子真本事,在咱们程三师兄眼中,除了自家的拳法之外,这天下再没有好的功法。

片刻之后山中火起,随后火浪翻涌烧红了云天,眼见着那些埋伏的军士全数覆灭,程石又在心里暗赞了外门师弟妹们一句,觉得几人很对自己的胃口。

这场山火烧了足足一天一夜,直到第二日申时才被一场大雨浇灭,姬桓对着满谷的尸体叹息良久,命人掩埋了被烧死的军士遗骸,之后与无果等人汇合,一行人连夜奔了上京城。

许是这一次杀戮太甚让姬桓心生警醒,因此他在往后的行事上都是尽量压制杀心、少造杀劫,其仁德之名逐渐广传天下。

程石跟随一路,直到姬桓带着一众人马入了上京城,这才打道回府,他原本打算到城中游玩一番,给他老子娘和山上的师兄妹带回去些新鲜玩意儿。

怎奈心念方一探入城中,就觉得内中充斥着一股令他不喜的气息,程石向来爱憎分明、从不强迫自己,于是径自折返,至于空着手回去会被老娘数落、会被师妹纠缠,他才不在意呢。

再说陈景云和聂婉娘,师徒二人自从离了横山坐忘峰后,依旧随心所欲的行走在天南的名山大川亦或贩夫走卒之中,其间又看似随意的驾临了几个门派,给出一些指点。

聂婉娘才不相信自己的师父会如此随性,细想之下,发现凡是得了自家师父指点的门派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这些门派的功法一旦结合了闲云观的秘法后,都将拥有另开一脉的潜力。

如此又是一个月,师徒二人已经快要行到天南国的最南端,陈景云记下了几处灵气异常浓郁的所在。

也算是未雨绸缪吧,将来他若仍旧参不透天南之地的灵气奥秘,就不得不让弟子们分家了。

越往南行,人烟就越发的稀少,城寨也逐渐破败,到处都透露着没落之意。

陈景云对此极为不解,心道:“这一路行来所见皆是平原,且地域广阔、雨水丰饶,怎地就会物产贫瘠、景象破败呢?”

于是带着聂婉娘天上地上的一顿探索,神识涌动之下,发现地脉中竟然有几处能够隔绝神念探查的区域,而这几处区域分布的并不规则,有的甚至相隔不下千里。

陈景云对此极为好奇,自然要去探一探其中的奥秘,于是把聂婉娘留在上面等着,他自己则一个人深入了地底。

若是换作以前,陈景云即便修为不弱于元婴修士,但是想要潜入地脉深处却也只能依靠蛮力层层洞穿,如今他因为悟出了天心我心的五行灵法,自然便不同了。

虽然功法只是初成,但是在催动了戊土灵气之后,竟然能够御驶土石自行让路,直让陈景云有种游鱼入水的畅快之感。

在聂婉娘的心念追踪之下,只见自家师父如同一条游鱼一般,在那坚石漫布的土层之中悠然畅游,还不时饮一口灵酒、叹一声造化玄奇,片刻就消失在了她的心念感应的范围之外。

“师父也不说明此去的缘由,却把自己扔在了上面,想必是怕地脉之下会有未知的危险,可叹自己学艺不精,到底还是帮不上师父的忙。”

聂婉娘眼中担忧之色一闪即逝,樱唇一抿,盘膝于地,心中却在鞭策自己定要努力的修行。

再说陈景云,他在穿过了地下的岩层之后,就进入了一条正在缓缓的流动暗河之中,陈景云既入水中,于是法诀一变催动起了壬水灵气,自然又是一番如鱼得水。

在水中潜行了许久,却见幽深的河水中竟然没有一个活物,而水中的一股微弱的衰败、晦秽之气正随着河水被带向远处。

陈景云动用神识追查,却发现这股衰秽之气竟然能够扰乱神念。

见此情形,陈景云不由啧啧称奇,费了好半天的劲,终于被他认准了衰秽之气的来处,于是排开河底的泥沙,继续催动戊土灵气向下潜去。

如此行了不下两千丈后,终于来到了那处神念探查不进的区域,这块区域方圆不下百丈,陈景云不敢贸然入内,于是胸腹间的太极气旋急转,转化出更多的戊土灵气,将这块区域周遭的岩土尽数排开。

一番施为之下,一颗的蚕茧状的椭圆形巨石渐渐露了出来,这巨石大小不下十数丈,色呈暗红,表面纹路繁杂隐有赤芒闪动。

那赤芒一收一放间便有浓浓的衰秽之气涌动,令陈景云的神念进不得分毫。

“啧啧!”陈景云负手围着巨石绕了一圈,见这茧状的巨石上下左右浑然一体,竟连半点缝隙也无,不由心下称奇。

咱们陈观主对于未知之物向来小心谨慎,不敢以手触碰,于是拿指虚虚一点,一柄全由庚金之气凝成的小剑就“嗖!”的一下急旋着刺了出去。

“锵啷啷!”一阵金铁相击的声响在密闭的空间中显得分外刺耳,那茧状巨石上的暗红纹路忽地一闪,就把堪比元婴剑修全力一击的庚金小剑消解于无形,巨石上被剑气刺出的缺口也瞬间平复如初。

陈景云见状不由轻咦一声,心中暗道:“这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有自愈之能?”

见庚金小剑不能建功,陈景云再次把手一挥,丙丁火气倏然而聚,不片刻,一只凤冠金翅、火羽长翎,且指爪如钩的火鸟就呼扇着翅膀凝在了眼前。

陈景云轻喝一声:“去!”火鸟鸣叫一声便扑了上去。

这一次陈景云却不叫火鸟与巨石接触,只是指挥着它围着巨石不停地炙烤,一时整个空间全被热浪占满,空间四壁的土石已经被烤的发红。

如此炙烤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那巨石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就连表面的石皮竟都没有剥起一块,陈景云心道:“看来火攻也不能奏效。”

眼见着金、火之法皆是无功,陈观主不由来了脾气,于是五行之法齐出,空间之中立时五行之力狂涌!

怎奈那蚕茧状的巨石居然诡异非常,竟能轻易化解陈景云施展的诸如刀砍、火烧、冰冻、石砸之类的灵力攻击之法。

陈观主狂攻良久,此时已是气喘吁吁,而那巨石依旧岿然不动,其上赤光闪动的似乎更有节奏,直如一颗强劲跳动的心脏。

眼见着攻击无用,陈景云“呼——!”地长舒了一口浊气,不再攻击,而是走到稍远的地方盘膝坐下,之后掏出两块高阶灵石开始恢复中下两个丹田的灵气。

此地的天地灵气陈景云可不敢吸纳,生怕那呼呼涌动的衰秽之气入体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片刻之后,两块灵石化作齑粉,陈景云的中下两个丹田也恢复了三四成的灵力。

看着远处似有生命的巨石,陈景云暗自发愁,若是不能解开这东西的奥秘,他却必定会寝食难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