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十二章 入世出尘品道真(三)(1/1)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山阴风起草木藉,正是散仙落棋时。

陈景云轻落一子,石鹤道人满脸细汗,回神之后,不禁感慨一叹拱手认输,再看时间不觉已是日暮黄昏。

石鹤道人回忆方才那一局,仍旧觉得匪夷所思,他眼中此时清明一片,竟然有了一种看透世情的灵光。

若要灵台清明,需得时时拂扫,陈景云方才在对弈之时动用神识引路,唤起了石鹤道人少时的问道之心,再以一局棋路重演了石鹤的一生,引导他拂去自己的心尘。

到底是修道多年的人物,石鹤道人果然没有让陈景云白费功夫,随着心境的升华,这胖道人身上的市侩、铜臭之气尽数褪去,人也显得自然了许多。

“多谢前辈以棋引路,石鹤此时方知真我,晚辈回去后就卸去护国真人一职,之后入山潜修,再不履红尘。”石鹤道人再次整理衣冠,以师礼参拜。

陈景云含笑受了石鹤道人一礼,见他说的真诚并无作伪,于是开口道:“出尘入世不可强求,你也不必急着归隐,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情需得你去办,若是办得好了,自然会有你的好处。”

石鹤道人闻言大喜,忙道:“前辈旦有吩咐,石鹤必定全力以赴!”

陈景云把手一招,石鹤道人初时不解,但是片刻功夫,一个瓷瓶忽地破空飞来,被陈景云抓在手中。

石鹤道人定睛一看,不禁寒毛炸起,那瓷瓶却不正是二皇子的谋士给他的药瓶?

“这药瓶明明被自己小心的藏于密室暗格中的,怎会自己飞来?难道眼前这位闲云子前辈已经修成了神仙不成?”

石鹤道人如此想着,脸色不觉有些发白,喟叹一声道:“不敢对前辈隐瞒,这药是今日午时二皇子遣谋士送来的,是要借我之手谋算当今皇帝,前辈既然已经知晓,不知可有什么示下?”

“七皇子姬桓如今已经拜入我闲云观外门,此时病体痊愈,不日就会归来。”陈景云抬手将药瓶丢给石鹤道人。

石鹤道人原本心中就有所猜测,此时闻言倒是并不惊讶,只在心中感叹了一声七皇子的好命。

之后小心的道:“七皇子向来仁厚,加之天资聪颖远胜其它三位成年皇子,合该是新皇的不二人选,前辈可是想让我以此事为七皇子谋算一番?”

陈景云闻言笑着点头,心道:“与聪明人说话,果然会省去不少麻烦。”

石鹤道人见陈景云点头,连忙再道:“既然前辈需要石鹤在此事上出力,那晚辈就再做上一阵子的护国真人,定不叫您与七皇子失望!”

陈景云见石鹤道人答应的信心十足,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笑道:“你倒是个一点就透的,也罢,都说皇帝不差饿兵,我便赐你十颗能够提升功力、道行的灵丹。

明日再将你观中的道经、秘法尽数搬来坐忘峰,我与弟子参研时,你可与观中资质上佳者在侧旁听。”言罢将一瓶灵丹丢了过去。

石鹤道人本就是个痴迷于炼丹的,此时得赐了被天下武人奉为仙丹的灵药,且一下就是十颗,怎不叫他欣喜若狂?倒是对什么旁听没有太大兴趣。

颤抖着接过丹瓶,之后不自觉的将瓶塞打开了一条缝隙,立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就传入了他的鼻中。

石鹤道人深吸一口一脸的陶醉,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探究之意,小心翼翼倒出一颗灵丹,放在手中细看,那灵丹有龙眼般大小,黄莹莹似乎裹着一层流光,内中更是氤氲浮动,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石鹤道人仔细端详了那灵丹片刻,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几闻,之后脸上全是疑惑,最后也顾不得在陈景云面前失礼,竟然伸出舌头开始舔尝,一边舔还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陈景云见石鹤道人如此的专心致志,也不去打扰,就坐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

这一幕却是把远处的卜道人给吓得半死,他本来见自己的师兄与闲云观主说了几句之后,那位闲云子前辈脸上已然露出了笑意,居然还将一个丹瓶丢给了师兄,不由得心下大喜,在心里对师兄一阵的佩服。

可是见师兄当着人家的面就把丹药倒了出来,立时暗道不妙,心说:“道祖保佑,石鹤师兄可千万不要犯了以往炼丹时的痴傻毛病!”

只可惜卜道人的祷祝并未见效,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当石鹤道人一边舔着灵丹一边在那位武道仙圣面前转圈时,卜道人的心已经一阵阵的开始发凉,心中全是无奈之感。

“我滴个师兄诶!你怎么偏偏就在此时发了痴性?只盼闲云子先辈心胸广阔,可千万不要怪罪师兄的无礼!”卜道人此时已然开始向满天神佛祷祝。

对于炼丹之术,陈景云是不懂得,即便在苍山福地看过几本炼药方面的书籍,那也是一扫而过,他哪里会把时间用在别处?

现在见眼前这个胖道人嘴里不时的说着什么“火候不够”、“文武失调”、“错了白瞎了!”之类的话,看样子竟然是对炼药之术十分精通的,不禁动了别的心思。

也是,咱们陈观主是什么性子?那是最见不得好东西的,加之此次下山又自比伯乐,时刻想着在天南发现几匹千里马,现在见了炼药方面的人才,那便无论如何不肯放过了。

聂婉娘见石鹤道人不住的在原地嘀嘀咕咕的打转,而师父则笑吟吟的等在一旁并不恼怒,哪里还猜不到师父的想法?于是在心中暗自发笑。

“当年师父看彭三叔的眼神与今日的眼神何其相似?可怜的彭三叔”

想到彭仇这些年被自家师父使唤的足不沾地、叫苦连天的境遇,聂婉娘不禁轻笑出声。

仙子一笑,月羞花藏。

场中原本古怪的气氛立时一松,石鹤道人也猛然回神,发现自己竟然在高人面前如此失礼,连忙将手中沾满了口水的丹药放入瓷瓶,之后一脸忐忑的上前道歉。

不过尚未等石鹤道人开口,陈景云已然哈哈大笑,指着他道:“我闲云观中还有上古丹法三千,可惜门下弟子不喜,因此无人传承,你若把这回的事情办好,我便许你个闲云观外门长老之职,就算另开天南丹道一脉也不是不可能,如此你看如何?”

石鹤道人闻言猛地打了两个摆子,之后强自镇定下来,“噗通”一下扑倒在地,颤声道:“如果能够得到上古丹道的传承,石鹤死又何妨?”言罢竟然福地大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