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十一章 入世出尘品道真(二)(1/1)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石鹤见师弟抓着自己的衣袖就往外走,不禁有些诧异,心道:“卜师弟一向心机深沉,从来都是处变不惊的,今次因何慌张至此?”于是忙问卜道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卜道人此时也觉得自己这样拉着师兄有些失礼,于是忙把石鹤道人请到无人处,将陈景云刚才的话一字不差的讲给了石鹤道人。

“嘶——!”听了卜道人的禀报,石鹤立时发出了一阵好似牙疼一般的抽气声,反手抓住卜道人的手腕,急促问道:“此话当真?你确定是那二人?”

卜道人一拍大腿,回道:“我滴师兄诶,难道我还会拿这事儿来骗你不成?我的武功师兄难道不知?可是竟然连人家是如何离开的没有看清!单就这分轻功,放眼整个江湖,也就只有传说中的闲云观的那几位了!”

“那就是真的了!这可如何是好?卜师弟,你素来最有决断,快快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出来!”石鹤道人见师弟言语肯定,不由乱了章法。

一胖一瘦两个老道,一边焦急的想着办法,一边往外急走,并且大声的命令观内高手全都放下手里的活计跟上。

一会儿功夫就纠集了二十几个高手,众人出了白云观,匆匆奔向坐忘峰,实在是陈景云方才“后果难料”的那句话太过吓人。

那坐忘峰峰高百丈,寻常人是决计不可能在半个时辰之内爬上去的,好在石鹤道人也有几分武艺在身,在其余道人的搀扶下,速度倒也不慢。

一番折腾之下,石鹤与卜行山在被山风吹干了身上的冷汗,人也跟着冷静了下来,皆在苦思自家的道观何时惹上了那闲云观。

卜道人心思电转,总觉着自己遗漏了什么,再把陈景云方才在观中的话回忆几遍,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那闲云观主当时说的是:“本来是无事的,不过现在却有事了,去告诉后殿密室那个身穿紫色道衣的胖子

难道是当时后殿中发生了什么让那闲云观主不喜之事?可是即便如此也说不通啊,他当时人在前殿广场,如何知道后殿密室中事?”

石鹤听了卜道人的分析,心下一片冰凉,忙将方才二皇子的谋士来访,以及密室中发生的事情说与卜道人听。

听完石鹤道人的话,卜道人不由对自己猜测再次肯定几分,连忙开口问石鹤道:“师兄,莫非咱们门中自上古流传下来的那些典籍所述是真?那闲云子已经有了‘天视地听’只能了不成?”

“唉!师弟所说恐怕不假,我曾遣人多方查证,那闲云观的几个弟子屠灭黑云城一事竟是真的,弟子尚且如此,师父有些神通、异术也就不稀奇了。”石鹤叹息一声回道。

卜道人见自家师兄已经脸色苍白,不由出言安慰道:“按说那闲云观也是道门一脉,与咱家又素无瓜葛、从未交恶,这皇家的事情又与他们有何关系?也许是咱们杞人忧天了。”

“师弟不知,那七皇子姬桓说是去北地寻访良医,可是最后现身之处竟然是在苍耳县境内,那里离闲云观可是不远呐!这其中”

“嘶——”

二人边走边说,眼见着就要行到山颠,石鹤道人叹息了一声,心中反倒不再惊惧,命众人整理衣冠,随他一同去见识一下名满天下的闲云观高人!

坐忘峰上云烟环绕,断崖边的老树下,陈景云师徒一同倚在崖边说笑饮酒、观赏风景,灵聪兽“呜呜”叫着上蹿下跳的发着脾气,直到陈景云丢给它半碗灵酒,它才高兴起来。

聂婉娘见灵聪兽摇头摆尾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牛家村里的土狗,不禁莞尔道:“师父,咱家这肥猫的酒量倒是越来越大了。”

“整日里把灵酒当水喝,酒量要是不见长才是怪事,如此也就算了,师父我还供得起,可它现在竟然把兽丹、魔晶当成了主食,一日吃不到就撒泼打滚的学你小师妹!真是气煞为师!哼哼!明日就断了它的口粮,看它到底怎样。”

陈景云看着已经开始撒酒疯的灵聪兽,嘴上说着自己如何的生气,唇角却已经上翘。

聂婉娘见师父又在这里口是心非,于是也在一旁打趣道:

“是是是,灵聪也就在咱家才能养的这般肥硕,唤作别人养早就饿死了!

不若您将兽丹、魔晶之类全都交给我保管,弟子这几日定然一颗都不给它,省得您像上次罚它时一样,半夜偷偷的给它送食儿。”

陈景云白了聂婉娘一眼,哼声道:“你这臭丫头一旦吝啬起来,怕是真的会把灵聪给饿死,我怎么就把你教成了这般小气的性子”

“弟子是在您的膝下长大的,随的自然是您的性子”

正在师徒二人斗嘴的时候,石鹤道人带着卜道人和二十几个白云观高手匆匆上了峰顶。

石鹤道人毕竟是做了多年的护国真人的,气度倒也不凡,命其余人等在远处,他自己则紫袍一摆快步上前,之后脸上堆笑、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道门稽首礼,那样子倒像是晚辈拜见长辈似的。

“门下无知,竟然识不得高人,贫道白云观观主石鹤,特意来向武道仙圣闲云子前辈赔礼,还请前辈千万海涵。”

陈景云闻言一晒,心道:“这老道倒是个能放下身价的!”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又一指老树下早就摆好的棋盘,示意石鹤落座。

石鹤道人见眼前这个青年道人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不禁心下一松,于是躬身上前,就要坐在陈景云的对面。

却不意就在此时,一股绝强的威压倏然笼罩了方圆数十丈的峰顶,一声冷哼兀自炸响在了白云观众人的心头!

众人脸色一白,尽皆跌坐在地,动弹不得。

这声冷哼却是出自聂婉娘之口,她方才见须发皆白的石鹤道人对自家师父又是行晚辈之礼、又是有口称前辈的,心中便觉古怪,暗道:“你这老道好没道理,这是生生把我师父给叫老了。”

又听到远处的几个白云观道人在窃窃私语,竟然有人在怀疑自己和师父是假冒的,心下更加不喜,于是冷哼一声,给了石鹤等人吃了一些苦头。

“婉娘,不必如此。”陈景云见众人模样凄惨,不禁微笑摇头,示意她散去气机压迫。

聂婉娘这才面色稍霁,退到一旁不再理睬场中众人,场中威压尽收。

石鹤道人艰难的起身,极力的平复了一会儿心头的骇然,又对陈景云艰难一笑,这才举步坐在了棋盘对面。

远处的白云观众高手,此时还哪里敢再有怀疑,尽皆鼻观口、口观心的扮起了木雕石塑。

();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