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六章 观中有女初长成(1/1)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天近黄昏,偏殿一角的药室之内,聂婉娘看着暗格之中少了一瓶的百花酿犹觉好笑。

小少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好似月下青莲,许是修习道家心法之故,又许是长久心事之故,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稚气,明眸皓齿灵气逼人。

虽只一袭青衫着身,头上也只挽了个简单的道髻,却任谁看了都要心悦诚服的赞一声“仙子”!

不过此时聂婉娘却点唇微翘,明眸之中正泛着一丝无奈。

她那师尊近来每每闭关,最短也要三五日方才出关,最长一次竟然闭关半月有余,彭三叔又只是观内执事,不敢管束几个观主弟子,这管教弟子的责任自然的就落在了她这大师姐头上。

她这几个师弟师妹没一个省心的,她虽心智高绝,可是对于自家人又哪有什么顶用的手段。

聂凤鸣痴心武学,竟然赖在后山草庐不走,说什么要潜心修炼,死活不回道观。

聂婉娘劝说打骂几次皆不顶用,最后只能禀告师父。

还是师父一个眼神瞪过去,聂风鸣才乖乖的不敢再坚持,不过却总是隔三差五的往后山跑。

三师弟程石则是整日里想着如何下山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自从山下出了个“蒙面大侠”之后越发的不消停。有一日竟然寻了个机会私自跑下山去,亏得聂婉娘发现的早,及时将他捉了回来,不然不知要惹出什么风波来。

四师弟袁华则是人如其名,为人滑溜的紧,每每师兄妹犯错,背后总能看见他的影子,好处他能捞到几分,受罚时却总被他侥幸逃过。

今次好不容易被抓个现行,此时十缸水也该装满了吧?

想到此处,聂婉娘不禁轻笑一声娇颜如花。

还有小五季灵,许是因为父母早亡的缘故,自上山之后就与聂婉娘这大师姐最是亲厚,每日里就如小尾巴般跟在左右,最能讨人欢心。

即便犯错,聂婉娘惩罚起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多也就点几下额头,训斥一番了事。

就如今次他们师兄妹三人合谋偷酒,聂婉娘明知季灵躲在暗处伺机而动,却因不忍罚她而假做不知,这或许就是长姐对家中幼小的宠溺吧......

正思忖时,忽然听见后殿静室的石门轰然打开,聂婉娘一双明眸之中立时泛起惊喜的神采,而后便听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婉娘,给为师拿瓶百花酿来。”

晚膳时分,师徒几人外加彭仇围坐圆桌一同用饭,桌上菜肴以山珍野味居多,今日观主出关,彭仇更是变着法的炮制,因此桌上菜色更是精致。

要说自大观建成之后,方圆百里的乡民们的日子可比以往好过多了。

因为闲云观大执事彭仇放出话了,不论山珍还是野味,但凡山里产的、能入口的,我闲云观都要。并且你说怎么卖那就怎么卖,我闲云观都不带还价的。

一时间方圆百里的猎户青壮闻风而动,每日里扛着猎物、挑着山珍,来寻观内杂役换钱的人可谓络绎不绝。

众乡民虽然背地里纳闷,按说每日里送到观中的食材怕是百十个人一起吃也足够了,观里这十来口子是怎么吃掉的呢?

可是纳闷归纳闷,谁跟钱有仇啊?每日里呼朋唤友进山里抓挠,直搅的山中的飞禽走兽不得安宁。

饭桌之上,陈景云只是简单吃了几口素菜便不再动筷,见几个弟子风卷残云的大口朵颐,便连素来端庄的聂婉娘在饭桌之上也霸道的紧时,脸上不禁泛起古怪的笑意。

见到师父看着自己发笑,聂婉娘俏脸微红,不过手上却不闲着,手腕一翻一挑,将程石正要夹肉的筷子挑落一旁,眉间含笑的夹起大海碗中最后一块多汁的山猪肉,放入樱红小口中咀嚼起来。

程石也不着恼,憨笑一声,赶紧去别的大海碗里继续争抢。

陈景云看着弟子们一窝蜂的争抢食物,再想起从前自己在餐桌上的模样,不禁抿了一口白玉盏中的百花酿,心中感慨:“幸好自己如今已经修为小成,中下两个丹田自成循环后,寻常饮食已是可有可无,否则吃相也不会比几个弟子好到哪里去吧?可叹自己这一脉,但凡入得门来,必先做一吃货!”

戌时演武场中,几盏鲸油灯照的四下里彷如白昼,陈观主闲卧躺椅,时不时的看一眼场中过招的几名弟子,彭仇伺立左右,不时将陈景云手中的酒杯斟满。

此时,一身紫色劲装的聂婉娘正被四个灰头土脸的师弟师妹围在场中。

师姐弟中以聂婉娘修为最高,平日里管束同门少不得以力服之,众人不是她的对手,只得低眉顺眼。

今次陈景云起了考教众人的心思,便叫聂婉娘以一敌四展露手段,几人见师尊在侧,哪个不是施展出压箱底的功夫。

不过境界上的差距此刻则显现了出来,聂婉娘娇笑一声,硬碰硬的对上聂风鸣与程石的拳脚,以轻灵的拳法对上势大力沉的崩拳,却“砰、砰!”几声,硬是将两人击的倒飞出去滚落场外。

之后聂婉娘将身一侧,又躲过了季灵的偷袭。

季灵一击不中,惊呼一声,慌忙施展身法后闪,却被聂婉娘将身一晃便封住了她的退路,随后拿手一撩季灵的手臂,一钩一带间借力用力,“嗖!”的一下就将季灵推的撞在了犹在一旁观敌料阵的袁华身上,二人立成滚地葫芦。

几个回合不过眨眼的功夫,场中又只余聂婉娘一人。

陈景云见到四个徒弟狼狈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止住了臊红了脸还要上前与大师姐对阵的四人,招手将聂婉娘唤了回来,让其余四人继续捉对过招。

这一次倒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聂风鸣与程石的招式大开大合,拳来脚往劲风激荡,崩劲勃发间声势惊人。

季灵与袁华则是一个身法灵动另一个滑不溜手,都是一击不中旋即遁开,待到寻得对方空处再行出手,交手时清影闪动无声无息。

陈景云微笑点头,对几个弟子的进境甚是满意,期间不时出声指点几句,所指之处皆是几人平日里练功生涩的关节所在。

几人听得师父几句话便将自己往日修行的生涩之处一一捋顺,立感获益匪浅,心情畅快之下纷纷长啸不止,便连季灵也跟着喝声连连。

不理犹在场中鬼哭狼嚎的几名弟子,对着俏生生正给自己倒酒的聂婉娘温声道:“婉娘,你入《九转小黄庭》三转巅峰已有半年了吧?这三日便不要行功了,三日后冲击四转开辟中丹田吧。”

聂婉娘听闻此言先是一愣,之后俏目中满是喜色,对着陈景云盈盈一礼,脆生生的道了句:“知道了师父!”

却说这聂婉娘的资质当真不凡,在同时修习《九转小黄庭》的几人当中,袁华与季灵将将摸到三转的边,聂凤鸣与程石虽然修习的是别种功法且进境不俗,却也只相当于初入三转。

而聂婉娘却早在半年前就已入了三转巅峰了,只是陈景云严令她要打好基础,这才迟迟的不肯开辟中丹田功成四转。

今日得了师父的许可,自然喜出望外,彭仇在一旁也是喜不自胜。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