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一章 静待九九重阳日(1/1)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半炷香之后,聂婉娘收回灵力。苦月在塌上舒展了几下筋骨,只觉自己不仅伤势尽复,便连多年不见进展的修为竟也增进了一分。

心中犹自不信,便起身来到室内的石桌旁,右手运起他的成名绝技“劫佛指”,一指点下,却见手指直入石内,就如插进豆腐一般,这才信了。

玄慧几僧见师叔伤势痊愈,且功力还有精进,当下大喜,不过看向闲云观众人时,脸上的神情却是变了,眼中隐有一丝畏惧。

苦月又试了几回,丝毫不掩饰心头的喜悦,在禅房内又走了几圈这才盘膝坐在蒲团上,神情激动的看向聂婉娘,语气略带急促的问:“婉娘,你师祖何时从神仙地回来的?如今他人在何处,为何不亲来见我?”

听此一问,闲云观众人皆是神色一黯。

聂婉娘恭声回道:“回前辈的话,我等虽蒙恩师不弃,收为闲云观三代亲传弟子,却遗憾不曾得过师祖教诲,听我恩师讲,师祖他老人家当年自苍山之北重伤而回,而后十数载伤势难愈,已于十年前故去了。”言罢俏脸含悲。

苦月一见自己询问时几个闲云门徒皆面露黯然之色,心中就有不祥之感,待听完聂婉娘的回话,苦月脸上忽地涌现一股灰白之色,身体微晃,便似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人也垂首不语,两行浊泪自那凄苦的脸颊缓缓滑下。

众人见苦月悲伤至此,整个人似是陷入了长久的回忆之中,不敢打扰,纷纷默默施礼之后退出了禅房,独留下满屋的伤感与寂寥。

玄慧几僧将聂婉娘等人引入偏殿之内,众人分主次落座,又嘱咐小沙弥奉上茶水。聂婉娘浅饮一口,之后放下茶盏,向玄慧问起了苦月受伤的经过。

玄慧见问,不由长叹一声,道了句:“阿弥陀佛!贼子猖獗竟使佛门遭劫!徒呼奈何!”

原来在这天南国北地武林正派之中,有“弥陀寺”、“清虚观”以及“暮雪山庄”这三大门派,又有诸如“神刀门”“陆远镖局”等十数个小势力以及几大世家。

自黑云城崛起之后,为求自保,各派自然结成联盟、订立盟约,而后互为依托共同进退,这才将将抵御住了黑云城的鲸吞蚕食。

又因江湖传言,三大门派之中各有隐世的宗师坐镇,才使得黑云城不敢强自来攻,也才勉强保住了北地武林的一块净土。

只是黑道势力的试探挑衅却从来不曾停止过。

前日上午,向来对佛门还算克制的黑云城,竟然将爪牙伸向了弥陀寺,黑云城九大高手之一的媚珠儿混于香客之中暴起伤人。

可恨那贼女子无耻至极,打斗中竟以进香的百姓为盾,众僧不备,更怕伤及无辜,因此只能疲于招架,被她接连打死打伤寺内十数名高手,最后还是隐居多年不理俗事的苦月大师亲自出手,才将其击伤。

众僧将受伤的媚珠儿围在了当场,皆以为她会做出什么困兽之举,却不意这媚珠儿受困之后并不惊慌,探手自怀中摸出一块灰色玉牌,甩手就向苦月大师打来。

苦月大师只当那是寻常暗器,运起指力,一指将其点碎,怎料想那灰色玉牌炸碎之时,内中猛地涌出一股暗劲,苦月一时不查,竟被那股暗劲击的口吐鲜血,人也倒飞出去重伤不起。

而那媚珠儿则是“咯咯!”的娇笑,一边擦拭嘴角的血痕,一边道:“老秃驴!受了我家城主的暗劲一击,你是绝计活不过三日啦!”言罢一阵媚笑后便纵身掠走。

寺内僧众从未见过如此手段,有人竟能将惊天的一击纳入一枚小小的玉牌之中?当真匪夷所思!又见苦月大师重伤不起,众僧连忙上前搀扶查探,惊愕忙乱中,也忘了去追赶媚珠儿,竟就这样被她给逃了。

听了玄慧的讲述,聂婉娘面沉似水、彭仇全身杀机凛冽、季灵义愤填膺、聂风鸣眼中凶光大作手中瓷盏化为粉末,程石更是一脚狠狠地跺在地上,大喝一声:“贼子该死!”

直震的整个偏殿都晃了几晃,青石的地面龟裂蜿蜒。

众僧吃惊不已,聂婉娘却不理会,沉吟了一会,回身对彭仇吩咐道:“三叔,你这便下山传喻武林,九九重阳之日,黑云城鸡犬不留,我要以柳无衣的人头祭奠我武贤庄无辜惨死的英灵。”

彭仇闻言眼中含泪,躬身应诺,遁身而走。

玄慧几僧吃惊程石功力高深莫测的同时,听见聂婉娘语气平静的与彭仇说话,初时不觉怎样,待听到后两句时,众僧只觉得一阵天雷降下!直似被轰的是天灵炸裂、五脏不存!人就如木雕石柱般没了念头和知觉......

九月初一,一股狂澜激荡了整个北地江湖,更以涌潮般的速度席卷向整个天南武林,聂氏遗孤忘忧仙子传喻江湖,九九重阳之日,要灭了北地第一势力黑云城,以报当年灭家之仇!

一时间,北地武林暗流涌动,各方势力反应不一,有冷眼旁观的、有嗤之以鼻的、有欲从中渔利的、也有几个有幸见识过聂凤鸣几人超凡手段的世家势力,纠集起来摇旗呐喊的。

鬼蜮莫过于人心,笑脸魍魉图的是一个利字,波谲云诡才是江湖......

落日山后山大殿明心堂内,二十四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镶嵌于梁柱间,把整个明心堂照的亮如白昼。黑云城的一干高手于堂下正襟危坐,正中高榻之上,正有一个看着不过三十许的白发青年。

那青年斜倚高榻,着一件宽松的玄色袍服,身型单薄长眸细眉,乍看之下分明就是一位神态恣意的浊世佳公子,只是眉头却有几道深深的竖纹。

此人正是黑云城主柳无衣,此时他正懒洋洋的把玩着手里的剑型物什,一脸不在意的听着属下探子的汇报,有些意兴阑珊。

探子喋喋不休,柳无衣也不恼怒,当听到当年的聂家遗孤扬言要在重阳之日灭了他这黑云城满门时,柳无衣那古井无波的脸上不由泛起嘲讽之色,嘴角一挑,目露不屑。

而下面的众人则是轰然大笑,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竟敢口出如此狂言,实在贻笑大方。

柳无衣摆手挥退了探子,将身坐正,眼睛看向侧手处面色略显苍白的媚珠儿,柔声道:“珠儿,你此次重伤了弥陀寺里潜修的高手,挫了佛门的锐气,可谓大功一件,想要什么奖赏尽管道来。”

媚珠儿抬头用那勾人的杏眼看了一眼望向她的柳无衣,复又快速把头底下,脸泛红霞。

将手摆弄着衣角懦道:“属下不敢贪功,那老和尚着实厉害,若非他小觑与我,属下又是以有心算无心,否则断不能建功,此中全赖寨主赐下的玉牌,因此不敢请赏”。

“嗯——”柳无衣沉了吟一下,复道:“规矩不可破,我黑云城向来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既不说,也罢,我便赐你养元丹一枚,使你伤愈之余功力更进一层。”

言罢自怀中掏出一个翠色玉瓶,用手摆弄了玉瓶几下,脸上露出怀念之色,之后打开瓶塞,深深的吸了一口瓶内散出的药香,倒出一粒碧光莹动的丹药,曲指弹向媚珠儿。

见魁首如此厚赏,堂下一众高手无不露出艳羡之色,媚珠儿更是惊喜交加,心下暗想:“城主果然对自己是不同的,曾听寨主无意中说起,说此丹乃是仙家之物,世俗之中不可见!自己这回受的伤可真是千值万值了。”

连忙探手接住丹药,婀娜饱满的身形盈盈拜倒,紧绷的轮廓看得身后众人直咽口水,纷纷在心中暗骂:“浪蹄子真是勾人!”

之后各头领又闲话了一会儿城中杂事,便都纷纷散去,对那重阳之日要来灭城的聂家余孽并不放在心上,她这般送上们来最好不过,省得大伙儿还要费力去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宝贝不打架青春的航标女配每天都想篡位教主的退休日常学神有点甜樱花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