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十章 夜闯(1/1)

大业十二年,杨广依旧躲在江都城中醉生梦死,全然不顾近日来李子通据海陵,杜伏威已攻破厉阳,尽占淮南各县的事实。

自从他三征高丽失利后,这大隋天下就变得摇摇欲坠了!

而不提其中杨素之子杨玄感的造反,关陇世家的制衡,本就是威势大减的他只能醉生梦死,装起了鸵鸟!

如今李子通,杜伏威二人联合起来,尽占淮南各县,江淮两岸已是糜烂不堪。

原本被他视为“福地”江都,随着李子通和杜伏威二人接连大败隋军后,也隐隐已经成为一座孤城。

随着坏消息接连传出,江都城中早已是阴云密布,就连宫内的女婢和太监也是提心吊胆,唯恐因为一时不慎惹祸上身。

可就在这时,宫内却有人向杨广主动禀告有人谋反。

“你是说孤的一众大臣,竟然公然在宫中商议谋反?”

在这空荡荡的大殿里,脸色好似病态般苍白的杨广听着身旁宫娥的禀告,却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

“陛下……”

看着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的杨广,一旁的宫娥却是脸色惨白连忙跪倒下来。

自从杨广南迁江都以来,朝中局势一直是积重难返,大多数跟随杨广从北方而来的关陇世族也隐隐有所怨言。

更不提他南迁以来,大力重用原本南陈文人,比如虞世基之流。

若是早年,关陇世族和南陈文人两派或许还会碍于杨广之威不敢发作,可随着杨广三征高丽失利之后,在朝中早已是威望俱失,自然无法调和两派矛盾。

特别是在这南迁之后,随他而来的关陇世族皆是心有怨言,只是碍于他喜怒不定,唯恐迁怒自己,这才一直隐忍至今。

而随着李子通和杜伏威二人联手在江淮大破隋军后,已经隐隐让杨广视为“福地”的江都彻底沦为了一座孤城。

如此危局,又怎能不让明白杨广已是气数已尽!

被杨广视为依仗骁果军,也因为军中大多数是北方人的缘故,早已是人心思归!

可惜如今天下糜烂,杨广仍然无心北归,如此之下,不禁骁果军中也多有逃卒,就连朝中重臣们也大多有此心思。

此前,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牛方裕等人都参与同谋,日夜联系,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商议逃跑的事,毫无顾忌。

这才被宫娥偶尔听到,鼓起勇气向杨广禀告。

可是她却忘记一点,如今面前的杨广早已不是当年重开丝绸之路的明君了,他得过且过,不理朝政,所以又如何听得进去这般苦口良言!

“来人,将这不知好歹的宫女拖下去!”

果然杨广在笑罢后,忽然语气一变直接喊起了殿外的值守的禁军。

而听闻自己落得如此下场,跪在地下的宫娥则是面如死灰,心中也是后悔自己为何如此多嘴!

“慢着!”

不过就在禁军将要宫娥拖出大殿的瞬间,独自坐在殿中的杨广却又是忽然开口了。

“将她逐出宫去吧!”

不知是被宫娥的忠心所触动,还是他有所心软了,最终还是改了主意!

闻言,值守在门外的禁卫们有所迟疑,不过还是选择了遵从圣命,将这死里逃生的宫娥带了出去。

“陛下!”

大殿内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萧皇后的注意,为此她特地赶过来。

“哦,是美娘来了吗?”

看着明显带有一丝疲意的美妇,杨广语气也多出了一丝宽慰。

自他南迁以来,旁人视他为昏君,可她这位皇后却是自始委婉劝戒,可惜收效甚微就是了。

在这江都城中,杨广最为信任的自然莫过于她了!

“夜深了,陛下小心龙体!”

看着深夜依旧独自坐在大殿中的杨广,萧皇后心中暗叹一声后,便缓缓走过去替他披上了衣服。

“美娘,委屈你了!”

或许是今日受到了宫娥的触动,心知自己荒唐之举连累身旁女子后,杨广今日居然少见说出了这般体己之话。

“陛下!”

闻言,萧皇后美目含泪,作为几十年的夫妻,她如何不知杨广心中忧愁呢,只是身为一介女子的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美娘你可知这天下不知有几人想杀我,只是可惜这大好头颅,最终竟不知要落入谁人手中?”

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大殿,杨广忽然有感而发。

他为人荒淫无道,奢侈无数,好大喜功,但唯独算不上昏庸!

如今这天下乱贼四起,他焉能不知大厦将倾,朝中文武存有异心,他岂会不知!

只是当年的雄心壮志,早已被美酒美色所腐蚀,而今他已暮年,自然更不复当年之勇了!

听闻杨广如此言语,萧皇后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南迁之后,杨广虽然醉生梦死,不理朝中事务,可却从未有过这般消沉失落言语!

“陛下何出此言?”

看着面前脸色苍白,双眼透露出明显疲意的杨广,萧皇后心中一惊的同时美目含泪道。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晖。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二妃。”

可此时的杨广却是低声吟诗起来,这一首春花江月夜乃是他早年所做,相较于他当初的心境此时却有着天壤之别。

“陛下!”

看着忽然低吟起春花江月夜的杨广,萧皇后却是不由得美目一红,身为多年的枕边人,她自然知晓此诗是杨广早年所做。

只是这首诗还是杨广早年还未继承皇位时所做,相较于当时的意气风发,此时杨广重新低吟出这首诗时则是已近暮年。

其中差别,如何不让萧皇后心中酸楚!

……

宇文阀内,由于宇文化及的身死,近日来宇文阀的嚣张气焰也为之大减!

阀主宇文伤潜心武道,无心官场,故而宇文阀的朝中事务一直是由宇文化及代为处理,而宇文化及身死后,宇文成都又重伤,自然无人能主持大局。

宇文智及倒是有些手段,可是缺少了宇文化及的狠辣手段,自然镇不住身为莽夫的宇文无敌!

而近日来,由于杜伏威和李子通二人联手的关系,江都城已经隐隐成为一座孤城,而杨广依旧醉生梦死,为此不少骁果军将士已经在暗地里北逃!

身为禁军统帅的司马德戡是屡禁不止,可依然堵不住将士们的北归之心,为此忧心于杨广日后怪罪的他近日来连续找宇文阀商议大事!

只是由于宇文化及身死的关系,宇文阀内并没有理会他!

可随着杜伏威和李子通再次联手,近日连番大破隋军,看似作用数万精锐的江都城其实已经到了内外交加的困境了!

故而宇文无敌背着宇文智及和司马德戡接触时,宇文智及心中虽有不妥,但他也清楚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深夜将至,在这浓浓夜色下,江都城中每个人都各怀心思!

而这时,东溟派的巨舶却停靠在海岸上,经过徐子骧数日的指点,宋师道和单婉晶二人的武功可谓大有进境。

只是相较于单婉晶不沾人间烟火的小无相功,宋师道此刻就很是辛苦了,利剑和软剑只是取巧之道,对于剑道修为进展并无太多裨益!

故而徐子骧这才让他从重剑之境练起,倘若日后能将这重剑练至得心应手的境界,除开老一辈的高手,在江湖青年一辈也不至排出前十。

若是有朝一日能将重剑练到举重若轻的地步,就算是面对魔门八大高手也可争一雌雄!

看着不远处拼命挥砍重剑的宋师道,倚在桅杆上的单婉晶这时候不禁感到有些无聊,不禁想到了已经离去了很久的徐子骧。

“以师父的武功,你我根本不必担心!”

明白单婉晶心中正在为徐子骧担忧,一旁的宋师道则随之停下来安慰道。

宋师道身为宋阀少当家,不仅眼界广博,自身见识也是不凡,以他来看,这天下已经甚少有人能威胁到他这位师傅了!

闻言,单婉晶却是脸色一红。

被宋师道都这般轻松看穿了心思,旁人岂能不知,想到这儿她心虚般地看了看四周,察觉并无旁人后,这才轻哼一声道。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先生说要在一月后亲自考校你的进境!”

闻言,宋师道是苦笑不已,而这时被他点破心事的单婉晶已经转身走向了船舱。

重剑之境,听起来极为简单,但想要做到得心应手却是极难。

好在有徐子骧赐下的蛇胆丸,这才让他一身气力有所长进,不然仅凭真气支撑可做不到这般持久!

……

江都城归燕宫内,一名青袍人影却是不请自来。

天下大乱,杨广醉生梦死,不理朝政自然这宫中守备也变得松弛无比。

除去正殿和宫门之外,其余走廊和偏殿上只有寥寥数人身影。

不过这也给了青袍人影机会,只见他脚步轻点墙面,数息间的功夫就已经穿过层层殿宇来到了归燕宫深处。

或许是国之将亡,这偌大的归燕宫只有正殿在夜色下是满堂亮光,至于其他偏殿走廊也多是漆黑一片,只有寥寥数个窗户有烛光闪动。

“你们几个小东西可给我手脚麻利点,若是因为迟到惹怒了韦公公,可没人救得了你们!”

月色下,数人手持食盒正在匆忙朝着大殿赶去,而在他们身前,一名手持灯笼的单薄人影则在吩咐着什么。

“嗯,韦公公?”

闻言跟在身后青袍人影则是眉头一挑,显然有了兴趣。

果然跟在身后,来人就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内殿附近。

“你们走吧!”

内殿中,一名气质阴冷的老太监走出了接过了食盒,清点一番后这才对着身前的数人吩咐道。

听到这里,数人这才如同大赦般退了下去。

“圣上,请用膳!”

与此同时,走进内殿的韦怜香在亲自摆好菜肴后,这这才极为恭敬地请起了帷帐中的杨广。

“韦公公,你下去,这里交给我吧!”

看着借酒消愁的杨广,萧皇后摇摇头后,这时声音才从内殿传出。

听闻皇后吩咐,韦怜香这才告退出去。

不过当他刚走出大殿时,就感到身体一麻,倒地前隐约看到了一名青袍道人大摇大摆地走了内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陈炫煮妖记长风慕星河仙界巨擘系统武道成圣我的女友是苍龙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