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感叹失落离去。

大善圣僧,乃是大日佛界一出名的高僧,且为人慈悲,一心善良,这些年来,经常会开启法会,为宇宙海中各大势力的强者传经颂道。不管是修为高的还是低的,善的还是恶的,只要愿意前来,便可免费听讲,用佛法消除心魔和修炼中的魔障,且在他的法会上绝不允许遭到任何伤害,在大日佛

界中自然有着赫赫的名声。

众人所不知道的是,在大善圣僧回到自己的道场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八目金刚罗汉。”他一声低喝,佛音灌耳,传入虚空。

“师尊。”

下一刻,一尊浑身金色的罗汉出现道场之中,双手合十,恭敬行礼。

“你那师弟释南天的佛魂消失了,你速去调查一下,究竟是何原因?”大善圣僧沉声道,颇有些怒目金刚的模样。

“是。”

这金刚罗汉话音落下,身形一晃,已然消失。

大善圣僧站在自己的道场之中,看着远处的云起云散,目光阴晴不定:“该不会,是有人发现释南天当年被故意驱逐,是老衲所为了吧?”

他大手探出,手中出现一颗佛珠,只是那佛珠之中,却是无数赤裸的男女的怨魂在那凄厉嘶吼,如同炼狱一般。

“这些年我那小徒弟暗中给我送了不少怨魂,以供我来炼制这鬼魇佛珠,此事要是被人知晓……”

大善圣僧眼眸深处,一抹骇人的厉芒一闪而过,杀意沸腾,犹如厉鬼一般。

而在天族和大善圣僧都派遣高手前来南宇宙海调查真相之时。

尸国所在。

尸国国主死后,无数界域崩溃,如同一颗小型宇宙崩塌瓦解,整个尸国都处在末日之中,其中无数的炼尸人和生灵四处逃窜,惊恐求生。

轰隆!

就在这时,一头巨大的星兽浮现,双眸如同两颗巨大的恒星,看着远处正在崩溃的尸国,猛然间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呼!

一道恐怖的吸力诞生,将无数的炼尸人纷纷吞吸而来,吞入腹中。

在这头巨大星兽身侧,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亦是傲然而立,抬手间,一座古朴的城池和魔渊悬空,镇压向无数炼尸人,将尸国诸多余孽统统灭杀,一个不留。

“尸国国主,在南宇宙海作恶多端,以将生灵炼成尸傀为生,今日,我等三人联手,将其灭杀,从今往后,此片星域,将决不允许任何炼尸人存在。”

一道隆隆的轰鸣响彻天地,传入尸国无数生灵耳中。

而后,那一双悬浮天际的双瞳和血盆大口骤然消失,离开了这里。

整个星域也随之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无数死里逃生的生灵,暗中惊悸庆幸不已。

在尸国余孽被覆灭后没多久。

南斗佛国。

无数崩塌的佛塔所在,三尊巍峨的通天身影浮现,将佛国其他无数的恶行僧人们,亦是尽皆灭杀在此,而后霸道离去。

只留下隆隆轰鸣,传播天地。

在干完这一切之后,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俱是看向撒罗耶:“撒罗耶兄,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做什么?自然是乖乖回到自己的领地,等那一位大人的召唤。”撒罗耶沉声道。

“乖乖回去?等召唤?”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顿时傻眼了。

这是什么计划?

他们现在可是把天族和大日佛界都得罪了,万一这两大势力来人,他们在自己的领地,那岂不是乖乖等死?

“撒罗耶兄,你可不是我南宇宙海之人,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金琥城主急忙道。“我嘛,就在这附近休整一下,如今这南斗佛国和尸国不是已经彻底崩溃了吗?这偌大星域毕竟和那位大人的初始宇宙靠近,我打算将这片星域好好整顿下,届时

并入南十三星域,也好给那位大人看好门。”

撒罗耶想了想道。

“那好,我们两个也先不回去了,也跟着你一起看门好了。”金琥城主急忙道。

“对,我们也来看门。”血魔大帝也连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