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3章 羞耻(1/1)

一脸醉意的女人大概是没有理解求婚啊这三个字的意思,看着对方的眼睛,似乎还在发呆。

“秦亦凝女士。”

喻泽钦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物,缓缓弯曲着自己的膝盖,单膝跪地,举着手里的小盒子,郑重其事地看着她。

听到自己的名字,秦亦凝愣了一下,但是大脑迟钝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啊?”

他笑着看她,虽然这时候有几分趁人之危的嫌疑,不过过程不重要,结果对了就行。

“要和你结婚。”

她点点头,也很认真,只要忽略了她眼睛里因为醉酒泛起的水光,看上去还是很严肃的。

“你愿不愿意呢?”

喻泽钦似乎非要听到愿意这两个字,不听到就不罢休的那种,他固执地又问了她一遍。

“我必须结婚的……”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秦亦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落寞,就是这一丝落寞,让喻泽钦终于还是缴械投降了。

“真是服了你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自顾从自己举着的小盒子里拿出那枚,自己今天亲自去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戒指。

两条细细的碎钻缠绕交织在上头,汇集到正中间,托举着那颗,即便是在这般深夜,也依旧璀璨夺目的钻石。

“好看吗?”

他缓缓将戒指戴进她的中指,严丝合缝,恰到好处地贴合在一起,她的手指纤细但并不柔弱,这一下捏在自己的手里,莹莹的白嫩剔透,而那颗被世人瞩目的钻石,这一瞬间也几乎成为了这一只手的陪衬,变得黯淡无光起来,他满意地笑了。

“好看。”

她懵懂地伸起自己的手,举高来看,比了比天上的星辰和月亮,说了一句让喻泽钦更愉悦的话:

“比天上的星月还要亮欸。”

“你喜欢吗?”

“喜欢吧……”

“为什么是喜欢吧?这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吗?”

他挑眉,刚才的好心情似乎都因为这一句话而凝固了。

“我不知道……我觉得,有点奇怪,好像,我们不能这样……”

喻泽钦的笑意渐渐沉了下来,不能这样,为什么不能这样?不是都要结婚了吗?她到现在还在以为,自己所求的,只是报答完她,把救命恩人这个身份代表的含义,全数消耗尽吗?

“我们能这样的,你不讨厌我,不是吗?”

“我讨厌你。”

空气在这一瞬间都停滞了一样,不再流动,压抑得让秦亦凝都觉得不对劲,可是她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依旧看着面前,单膝跪地的英俊男人的脸,絮絮叨叨着些什么:“你不知道我都快要结婚了啊?还,还给我戴这个,你是坏人,你怎么勾搭有夫之妇……”

喻泽钦一怔,随即笑了起来,这回的笑意有些过于放肆了,他伏在秦亦凝的膝头笑得畅快,即便对方用手推他,跟他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他也继续无动于衷地,笑得眼角都泛起湿意。

“你喝醉的样子就是这样吗?真是太可爱了,以后……算了,以后还是不能让你再喝醉了,喝酒伤身,况且我也不想再坐这种过山车了……”

他笑够了,直起身子,握住她的手问她:“去睡觉好不好?我抱你去睡觉。”

“男女授受不亲……”

“你是不是忘记了,其实我是女孩子。”

他觉得这样的机会简直是太难得了,所以说话都开始天马行空,仿佛一朝回到了十几岁,喜欢捉弄女孩子玩的年纪。

“你是女孩子……”

看着她果然如子所料,露出了有些迷惘但是又有些怀疑的眼神,嘴角都要笑僵了。

原来她还有这一面吗,他今天算不算是熬了一个最有价值的夜?

她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但是不知道是困意逐渐涌了上来,声音也越来越小了下去。

男人笑着轻轻抱起她,在自己的床上放好,然后乖乖卷了毯子睡在沙发上,门没有关,厨房里在煲着醒酒茶,过一会儿煮好了,他再起来装好,准备好早上给肯定头疼欲裂的秦亦凝喝。

天色没过几个小时就缓缓亮了起来。

宿醉的后果就是感觉头像是要炸开一样,秦亦凝睁开眼睛,觉得自己的眼球上像是绷着一根快要断掉的线,勒得她整个头皮都在生疼,这滋味真是不好受,她一边敲着脑袋一边做起身子,突然愣住了。

这里,是她的房间吗?

虽然布局都是一样的,可是这里的装修风格,也未免太商务太死板了些,更像是酒店之类的地方,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下,柔软舒适的高级羽绒被触感,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所以自己这是在哪里?

这么想着,门口突然就冒出了喻泽钦:“醒了?”

他出现地太快,以至于她还没有理清楚自己昨晚上怎么会睡在这里的原因,就被塞了一个杯子。

“是不是头疼了?喝了吧,多少能好受一些。”

“好,谢谢。”

她客气地道谢,一边喝着杯中的液体,一边脑子里关于昨晚上的记忆就像是潮水一样,哗啦啦地淹没了过来。

那些片段逐渐连成完整的画面,羞耻的对话,男人看向自己清亮又饱含着某种期待的眼睛,这一下全部想起来,差点儿没呛到。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中指上,镶嵌着一颗华丽明亮钻石的戒指熠熠生辉,光彩闪耀得足以让任何人垂涎,她就知道,昨晚上的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她这么喝醉了是那个样子啊……

秦亦凝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喻泽钦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的眉心微微一蹙,“怎么打自己,头还是很疼吧?我给捏一捏。”

他一边说,一边作势就要把手伸过来。

“别别。”

她往后猛地撤开,避开他的手,像是避开什么毒蛇猛兽,“杯子给你,谢谢,我好多了,不用。”

对方却没有因为她的这个反应而变得冷淡,他甚至还不容拒绝地继续伸出手,在她的头上肆意揉了两把,才从她的手里拿过杯子,往房间外走去。

“我知道你害羞,没有关系,我可以理解。”

秦亦凝咬了咬牙,这男人能理解什么啊,自己说了那么多蠢兮兮的话,这已经不是害羞了,而是耻辱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捡个金主成个家报告傅爷夫人黑化了重生福妻有空间穿书后我被各路大佬宠上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