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大结局(1/2)

下一个场景,他在书房内发疯地用剑将桌案砍成一片片,一封书信静静地在躺在地上的碎木片中。他咬牙切齿道:“狗太后,我必取尔狗命为父母复仇。”

琅王知道这是他中了二皇子的计,将太后一时的气话信以为真了,但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冲出书房,召集心腹谋划叛『乱』。

再然后,他率领江东大军将京城围困。

嘉康帝独自走出城门,邀他前来对话。

嘉康帝流着泪告知他非是楚家之后,实乃是他的骨肉,说着拿出一摞和自己母亲的往来书信证明。

琅王大怒,认为嘉康帝欺骗自己,更是侮辱了父亲母亲。

嘉康帝心中大痛,猛地撕开龙袍,『露』出自己的胸口,握住琅王执剑的手说道:“忘山,在宫中为父是如何待你的,你真的一点都感受不到吗?既如此,你便动手吧。这本是我欠你们母子的,今遭一并还个干净!”

看着嘉康帝痛不欲生的表情,瞅瞅手中母亲和嘉康帝的书信,回想起这些年嘉康帝对自己的宠爱,他慢慢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想到父王母亲那般恩爱,想到父王如此疼爱母亲和自己,琅王只觉得所谓的恩爱就是一个笑话,世间一切皆是虚幻。

就算叛『乱』成功又怎么样?难道他心心念念的,便是要做个皇帝吗?手刃了自己亲生的父亲,更是不会增添什么乐趣…………一时间,楚邪感到自己的这副躯体竟然是意味阑珊,全无欲念可言。

那种灰败之感,是他在与琼娘共结连理的这一世里全不曾感觉到的。

嘉康帝劝他和自己入城,并且保证对江东叛军既往不咎,而他以后的前程,亦是为他妥帖的安排。

大约嘉康帝因为舞弊案,和江东的水患,觉得他实在是不堪大才,不如做个闲散的王爷来的保靠吧。此后,他便入了皇寺,成了一个落魄的,在世人眼里被幽禁的落败王爷。

接着,他便撞见了自己昔日侍妾崔萍儿和尚云天的『奸』情。他心中冷笑那小娘子看人的眼光实在太差,挑来选去却是找了这么一个腌臜书生,更拿崔萍儿那个贱人当姐妹。

可是,这一刻,身世与她相近的他,却是世人里却了解她的感受的。只是他不如她,她兢兢业业地做好了世人眼中的柳家千金。而他呢,到底是没有做好江东楚家世子改尽的本分,对不起待他若亲生的父王。

然后,他出席宫宴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拣选着有她在的时候去。也许是看着她的目光愈加的放肆,经惹来了那女子的频频闪躲。

终于在一次宫宴里,楚邪赶到这副身躯的主人按捺不知心内的悸动,在长廊光线昏暗的角落里,,把那女人细细腰肢钳住,狠狠盯着她那白嫩娇媚的面庞,长指更毫不客气地捏着她的下巴道:“柳家琼娘?听说是你央父亲回拒了我。总有一天,本王会就叫你悔不当初!”

是的,只要她知道了她丈夫与崔萍儿的『奸』情,依着她的心『性』,必定是要后悔的。那时她会怎样?会不会就此与尚云天和离?

一时间,他竟然有些雀跃,竟是期盼着尚府的丑闻早日爆发的一天。

可是他并没有等来那女人与丈夫和离的那一天,而是等来了她落井『自杀』溺死的噩耗。

楚邪站在雪白的灵堂,看着写着柳将琼名字的牌位时,他恨不得这没完没了的梦境快些醒来。

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还是牢牢被吸附在这梦境里。

只是下一刻,他身处在凄凉阴冷的坟地里,亲眼看着自己的属下,将白日里下葬的棺木掘开,抱出了那副冰冷的躯体。

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她,轻抚着她苍白的面庞,看着她的手腕竟然戴着他遗漏的那串佛珠,证明她与他这一世并非全无就交集。

“既然生而无缘,将她炼成骨灰,放在本王的身旁吧……”楚邪听到自己说出的话。

再然后,他便眼看着心境渐渐入魔的他,如何灰败全无念想地度完混『乱』的后半生。

嘉康帝诡异驾崩后,他在二皇子的撺掇下,弑杀了新君,自立为皇,却惹来天下人的积怨,他结识了邪僧大遗和尚,突发奇想,要让他这一世唯一上心却没有得到的女子重生。

却招来沧海大师的反对,他说自己是有大福缘之人,可是什么是大福缘?是做帝王吗?他根本不屑为之。这样的孤寂人生,他实在是过够了,如果折损了福缘,却有另一种活法,那么他情愿一试……

接下来的梦境,便是如他知一般充斥着利用背叛,当他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时,竟突然是意想不到的轻松,快了,他就要跟他的琼娘重逢了!

再睁开眼睛时,楚邪看着熟悉的床帐花纹——那是琼娘亲自绣上去的并蒂花蔓……

他又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看正搂着自己胳膊酣睡的枕边人,只见琼娘正微微长着小口,打着细微的呼儿。